追蹤
古道深度旅遊
關於部落格
  • 334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July.19'14羅厝坑古道行

 
早上9點,在週末假日的二子坪服務站,已是熱鬧到不行,車位更是ㄧ位難求的。

二子坪停車場的土丘上,樹立著一"兵工開路建設紀念碑",紀錄著這段從北新莊至竹子湖的巴拉卡公路的歷史,這段巴拉卡公路是工兵5436部隊歷時半年所修築,紀念碑立於民國41年元旦。

樹蔭下紀念碑的位置,居高臨下的位置,自然成了我們的集合據點。


十分歡迎老師在行天宮的老同學,也一起來參加活動。

一行啟動了步伐,往目的地"羅厝坑"出發囉!

我們在登山口出發前的"大合照",有人戲稱"趁著臉色還好時先照",其實,如果是下午回到登山口時來照,臉色一定是會更紅潤,只是,心情沉重些吧?


出發前,由陳岳老師向大家說明一下行程及內容...



一開始就是一段坎坷的陡下路,等回程時這將是一段訓練心肺功能的路段了,結果All pass,同學們都是有實力的啦,欠摘培而已。

山龍眼,屬於台灣特產種,其堅果,徑約 1.5~3 公分,果色呈褐色,像極了龍眼而得名,山龍眼因葉長倒卵形,狀略似枇杷,故又名山枇杷。
這山龍眼的種仁極為堅硬,因此松鼠、飛鼠等哺乳動物很少去啃食,掉落地面時會成為地面山鼠的食物,若將種仁打碎餵土雞,土雞很喜歡吃。


薯榔被用來浸染魚網,主要是因為其塊莖中含有豐富的單寧酸與膠質,可以讓漁網的纖維材質多了一層保護膜,增加纖維的強韌性及防水性。這棵薯榔的顏色亦於一般的豬肝紅ㄛ。


薯榔的嫩葉可是能作為野菜的一種。


這季節,美美的"九芎"樹幹。


呂老師介紹這株「大屯尖葉槭」屬: 楓樹科、翅果,其散生於陽明山國家公園大屯山區與內雙溪間的山間,葉子在冬季時會轉為純黃色,極少會轉為紅色。


大屯尖葉槭,帶有痂狀顆粒的樹幹。


在這大水管的岔路上,從登山口正式出發後的一個小時後,我們大隊的第一次休息。

休息是為ㄌ走更長的路‧
 
看見下方溪谷的水了,一下子感覺清涼了起來。


抵達了"菜公坑瀑布"。


菜公坑瀑布,這瀑布提供了"菜公坑聚落"的供水,這些水管都是取水往大水塔的管路。


我們在此稍事休息,享受一下瀑布區特有的"負離子"。



雖然是累,健康、開心最重要。


接著瀑布之後,我們進入今天的主題之一"尋訪炭窯"。


一整個行程,全程皆在如此的樹蔭下行進著,陽光從樹梢間的空隙,偶而的射入,也僅是在提醒我們,上面是大太陽ㄛ。


許多已是野生了的的"大菁",提醒我們此地除了燒炭的產業外,從種植大菁來提煉"藍錠"一度也是此地重要的產業活動。





石砌的階梯,告訴我們這是一條古道無疑。


這許多的石厝遺址,我們知道已在所謂的"羅厝坑"聚落中了,據老師說,這一個聚落居住的是羅姓人家,光復後才搬離此地的‧



石厝的一堵石牆,而從這些石牆的長度,可知,石厝的規模不小...



聚落前後都有炭窯遺址,顯示,燒炭在此是主要的行業‧


在這裡聚落前後,一共發現的炭窯共有6座‧


「變側異腹胡蜂」,外觀特徵:體長約1.2~1.7公分,身體體色為黃褐色,體型較其他的長腳蜂細長。變側異腹胡蜂最主要的特徵在於背上盾形的地方有著兩條黃紋,腹部前方具細腰身,後方則較圓滑,屬於小形的虎頭蜂。


變側異腹胡蜂在臺灣主要分布於低、中海拔山區。牠通常在低矮灌木叢中築巢,故,行進間長會不經意的觸動到他的巢,而引起其攻擊,一般蜂群的數量不多,往往只有數百隻而已,受震動或是騷擾的時候,工蜂會群起出擊,但,攻擊範圍多僅限於其蜂巢的2~3公尺,故,相較於其它虎頭蜂這算是溫柔的蜂了。


看那蜂巢的形式,像長條形果實(葡萄),也像牛舌餅,故俗稱又叫牛舌蜂。蜂毒是由許多氨基酸組成的毒蛋白,它具有的危險性可分兩方面來說,一是被針螫的部位會發生紅腫、奇癢或刺痛,如果是身體有過敏體質,可能會連帶引起過敏反應,其次,蜂毒的成份可能引起頭部暈眩及呼吸困難,甚至於氣喘、休克等,有心臟病或氣喘疾病者就要特別注意了。


當有"蜂"飛至一旁,千萬不要驚慌,動作放慢而輕,讓牠們感受我們的存在是沒有威脅性的,如此,牠們就可以親近的。千萬不要驚慌失措,更要避免拿衣物亂舞等大動作,這會造成嚴重後果,若被蜂螫到時,盡可能先認清楚是被那一種蜂類螫到,並依照個人體質是否過敏及被螫部位與被螫數量來處理,希望,今天的戶外課程,希望,大家能學習了到這一點啊。

"溪畔小屋"是我們的午休地點,在此有清涼的溪水,蟬鳴鳥叫聲中,讓我們享受了足足一小時的悠閒時光。

午休後,下午,我們起身過溪往上行,將走一個O行,回到早上出發的"菜公坑第一登山口"。



過溪後,我們往"蘇厝"菜公坑聚落的方向前行,三板橋雖然較近,但,由於離出發點越遠,交通越困難故不取。


這條產業道路由菜公坑聚落而來,我們順著緩坡的路上行。


陳岳老師帶我們切上稜線,路雖然陡些,但,會縮短回程的距離與時間‧


穿裙子似的"台灣挱欏"葉為三回羽狀深裂至三回羽狀複葉。鬼挱欏為"二回羽狀複葉"‧

我們切上稜線前走的這段路,從週遭的植物生態也沒路跡,可說是相當原始的...

這根掉落於地上有40公分長的羽毛,呂老師說這是大冠鳩的。


這裡許多的坡坎及茶樹,顯示,這裡曾經是植遍著茶樹的茶園,這是當年由福建安溪移植到台灣的"安溪茶"。



由產業道路一路往上的這段路讓每一位同行者皆汗流不已,老師說"排毒"比吃藥好...




菜刀崙古道,就在照片中陳老師的後方,是菜公坑山的北稜線,路線相當直而陡,正有如其名,就留著當下一次的菜吧‧


又經過了一座幾乎要被樓梯草掩沒了的炭窯,這位置卻已在羅厝坑聚落的對面,是由蔡公坑登山口往菜公坑聚落的路上,由此,我們將往上走回來時的登山口‧


回到了登山口,由於有兩位同學腳嚴重抽筋,改往聚落下行,我們兩部機車前往聚落(有8K之遙)載回,而後,其他同學陸續也都安全回抵登山口,也結束了這次所謂的"避暑"的飆汗活動,但,相信今天以後的大家更健康一點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