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道深度旅遊
關於部落格
  • 334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陽明書屋夜觀體驗與探索週遭人文與地景、、、

 


這是,今年的第一次夜觀活動,在集合完成之前,老師先撥放一部,以昆蟲為主題的影片讓大家欣賞,接著我們走出戶外探索在這夜間裡活動的生物...。




夜觀活動除了我們剛才的生物觀察外,台北夜景的欣賞也是重點項目,這景色讓大家有了一個深刻的印象與驚喜。


這次夜觀,看見了有: 大赤鼯鼠、艾氏樹蛙、龜殼花、台灣草蜥、水蠆(蜻蜓幼蟲)、台北樹蛙、鉛山壁虎、白鼻心、鼬獾、穿山甲洞、、等等,都是平常所難得一見的,可謂收穫豐富,尤其是"大赤鼯鼠",這可是老師在陽明山這麼多年來,首次看到,證明,確實有"飛鼠"在陽明山繁殖了,這是多麼令人高興的事。


國家公園應該常辦些戶外活動,讓小孩子們有正常的戶外探索及觀察學習的機會,前幾天有一個報導,全世界小朋友近視最多的國家,就是我們。


第二天早上,我們在陽明書屋的大忠館前集合,出發前整裝、熱身活動,準備迎接這一天探險活動的開始。
老師對台灣目前的環境教育的看法,以前在日本看到人家的做法,其一是學校結合地方人文史蹟與保育的團體,利用閒置的空間成立將近有二千多個青少年之家,讓年輕人去自然觀察、露營、、
、 探險,及人文及生態解說等活動,讓參與的民眾有深度體驗,當了解了生長的這塊土地後,自然能產生對這塊土地的愛,反觀目前的台灣,沒有對土地的認知與情感,滿口喊愛台灣,真猶如緣木求魚,攏是假的啦!
像陽明山多的閒置空間,就是一個可以用來利用的地方的。
現在的年輕人,不了解這塊土地,當然缺少對土地的認同,也缺少機會去了解台灣,在此之下,遑論有所謂的情感,正如那無根的浮萍,多少成了宅男宅女、、

生活的目的或只有功名、利益,媒體上一堆的政治報導..年輕人不知何去何從啊!沉溺在網路的虛幻世界中,麻木自己、、對此,如何讓年輕人有正確的人生觀,認識自己的家園...!


今天,一如以往,老師的風格--走到哪裡算哪裡,自古陽明山往山下的古道有: 魚路古道、魔神仔崁古道、猴崁古道、及經過陽明書屋的"梔子寮埔古道"等這幾條較重要的古道。


一棵被啃得遍體鱗傷的香楠,老師說這種現象的成因有兩個,一是被一種"胡蜂"取用做為築巢時的材料,另外,松鼠及飛鼠也會啃食,細心觀察這些啃痕其啃痕細部缺口大小可做是"蜂"或"松鼠"的分辨。


"桫欏"老葉脫落後,仍會掛在莖幹上像穿裙子一般,所以說穿裙子的"桫欏","鬼桫欏"其葉柄呈現是黑色的可與台灣桫欏做分辨。另外,從葉子上觀察,鬼桫欏為二回羽狀複葉,台灣桫欏則為三回羽狀深裂(筆筒樹亦是)。


左為"筆筒樹"老葉枝萎後脫落,不留幹上,留下清楚"葉痕",右側穿裙子的是"鬼桫欏"。


 走在林中,耳邊持續聽見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的叫聲,老師介紹說這是五色鳥的叫聲,由於聲音像木魚,身著五色衣,吃葷(毛蟲)故外號"森林的花和尚",另有一中叫聲ㄐ一、 ㄍㄜˇ 、 ㄍㄨㄞ  ㄣˊ的,是竹雞的叫聲,這是陽明山山區內常可聽見的鳥類叫聲。


巡守步道旁有一座水塔,是供應中興賓館將公所用,其水源來自竹子湖的蔣公水源,一旁還有崗哨,在當時當然有24小時的堅守,確保水的安全。

這一條由竹子湖下切到此的路,就是"梔子寮埔古道",當年,梔子寮(現今竹子湖的東湖)曾因種植梔子花,花季採收後皆經由此路運送下山而得名,梔子花除了做成花茶外亦為當時黃色豆乾的染料。


古道在此被中興路截斷,我們穿過馬路,爬上這一小段土坡、、、

接著一個接著一個,大家也趁機在此活動一下筋骨。
老師帶著我們沿著"梔子寮埔古道"往上行,到了胡宗南墓旁,這裡有一間"小神社",裡面供奉著一尊刻著56番、泰山寺的地藏王菩薩,提起這石佛也有著典故的;在日本佛教至中流行於一般民俗最著名的傳承有、、、
「西國巡禮」與「四國遍路」,1895年日本開始殖民台灣,期間也將這佛教習俗移植過來,其遺跡在台北、基隆、宜蘭、花蓮、新竹等地區都還看得到,尤其,是這有著特殊造型的石佛雕像,雖然經過政權更替,改朝換代,我們在一些特定地方還是看得到這些宗教遺址,就如在此地的這尊,還隨緣而默默的告訴來者,祂的故事...

在日治時期的臺灣,首先由日本引入第一套「西國巡禮」是在1925年,設立於臺北,稱之為『臺北新四國八十八所靈場』,次年,又引進另一宗教巡禮的活動『臺北新西國三十三所靈場』,設於當時臺北近郊的觀音山麓(西雲寺~凌雲禪寺)...

在此的這尊五十六番,是於1925年日治時期引進臺北的『臺北新四國八十八所靈場』,算一算其年代也將近有90年了,當時,這些石佛皆來自日本本土,其上面所刻的寺名、本尊,在其本土都還存在著。
『臺北新四國八十八所靈場』相對地就有八十八尊石佛,石佛(靈場)分布的起點自 弘法寺(現今的台北天后宮)起,至第八十八尊在北投的鐵真院(現今為普濟寺)終,其中,經過的區域從萬華區經中正區到中山區、圓山、劍潭、芝山岩、草山、苗圃、頂北投、北投(普濟寺),整個區域稱之為"靈場"。
『日本四國八十八所靈場』,是由「弘法大師」空海所開創,而這八十八所(寺院)為空海在四國苦練修行時期間,結有深厚的淵源寺院;目前在此的這神祠,是在建胡宗南墓園時,由目前的墓址上所移至此設祠安奉的。
「弘法大師」 原法號名"空海",曾於西元804年由日本渡海至中國取經求法,時值唐朝時期,像長安青龍寺的"惠果大師"學習"真言宗",返日創造了"片假名"對日本宗教及文化具有深遠之影響,圓寂後受日本天皇追贈「弘法大師」之名號。

路旁一樹洞邊見到,昨晚夜觀中所見的"艾氏樹蛙",其體色多變,從淺褐色到綠色,但以褐色為主。兩眼間有深色橫帶,背部有一個X或H型的深色斑。雄蛙及雌蛙都有護幼的習性,雄蛙交配之後繼續留在竹筒或樹洞內照顧卵粒,以維持卵粒的濕潤避免發霉,所以,這隻是雄蛙。

雌蛙會定期回來,產卵餵食給在洞中積水中成長發育的蝌蚪。餵食的時候,雌蛙將身體下半部浸在水裡,蝌蚪主動聚集在雌蛙肛門附近並刺激雌蛙排卵。蝌蚪食卵的時候,先將卵的膠質囊咬破後,再吸食卵粒。當食物不夠的時候,也會發生大蝌蚪吃小蝌蚪的自相殘殺現象。(以上摘錄自楊懿如的青蛙學堂)

接著,我們到了當年的"防砲營總部"的區域,當時,以蔣公所住的中興賓館為中心,有七層的防護網,空中管制是不許有飛機穿越的,防砲就是在防衛空中的外來威脅。


從"防砲營總部"往下的位置,為當時"憲兵營總部",目前,為一邱先生的住家,看出去,視野遼闊,可充分掌握監控保護的功能...

"台灣藍鵲"屬於鴨科,叫聲聒噪,又叫台灣暗藍鵲、長尾山娘、、在陽明山已是常見的,但,帶著腳環的就少見囉。


老師的目標希望由"憲兵營總部"的位置,找到下至"頂坪"曹家聚落的路,上一次的一年多前,在此無功而返,今天,大家再次發揮合作探索的精神,努力想找出那條路,結果,這一條有著石階的路,似是而非,結果,前無路,我們原路退回...

佳良、文全、應欽,都是善於探索的好手。

終於,經大家再次的努力踏查下,我們找到了原來的"保甲路",其中一段還有國家公園所鋪陳過的石階路...
到此,我們已完全肯定了,我們找到的這條路,可接到"上坪頂",因為,前一次我們就從一旁的杜鵑茶花園切過來這裡的。

到此就是大坪頂的區域了,視覺豁然而開朗,大屯山就聳立在眼前,去年三月的櫻花季時,老師曾取道"杜鵑茶花園"來此,當時一片的吉野櫻正盛開,美麗極了。

欣賞了此地自然美景後,我們往下就是"曹家的坪頂聚落",曹家在此開墾如今已第三代,為本地的大姓...

到了這裡就是"頂坪"的曹家聚落,正好,男女主人都在,老師與他們已是十多年的舊識,自然得寒暄一番。


在曹家的這觀景台,坐擁山光美景,何似在人間啊!


大家流連於此地的美景,也順便休息一下囉。

男主人乃此地曹家第三代四女"曹寶緞"之夫婿,因其岳父曹天進對此子婿文人性格相當欣賞,寶緞乃徵得其父同意,偕夫婿返回此祖居地將此於日治時期為頂坪地區「晚學仔學」的祖厝改建為住家。
"斯文豪氏攀蜥"(台灣特有種)與"黃口攀蜥"(台灣特有亞種),外形極類似,俗名都叫: 肚定(台語)、竹虎,"黃口攀蜥"的名字顧名思義就是口腔的外緣和舌頭有是像芒果的黃色,而斯文豪氏攀蜥,口腔外緣為白色,口腔內部呈黑色、體鱗粗糙,頸背部有突起之脊稜,且喉垂較明顯、、
從以上的特徵描述,這隻攀蜥是屬於哪一種您說呢?陽明山攀蜥的族群眾多,以後看到牠的蹤影時記得叫牠的名字。
曹家在這後山公園有三個聚落,這裡位置較高稱(上坪頂),下面一點及花鐘櫻花林那範圍稱"大坑"的聚落,也都是住著曹家一脈,在台灣,南部地區的聚落都屬於"集村式"而在北部由於多山的地形關係,就成了"散居式"現象,在此的曹家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一行離開了,頂坪的曹家聚落,
從上坪頂下來,這裡是曹氏家族的另一支。

從曹家聚落下到了位於後山公園的"小隱潭",字為蔣宋美齡所提,據說以前蔣夫人散步,最喜歡來此賞景。

日治時期,稱此為"青瀧瀑布",其源頭來自陽明書屋智、仁、勇館旁的山溝中,也是後山公園區域內的溫泉源頭。

"青瀧瀑布"下面的溪流,日治時期稱之"青瀧河"。


我們到了位於"小隱潭"旁的"明恥亭",據查,此亭的來由:1963年 國父孫中山先生一百週年誕辰將屆,駐墨西哥代表"梁書劍"特別聯合當地社團發起向僑界募款在台灣陽明山公園裡興建紀念亭。此事經主辦單位簽報老總統蔣公知悉後,極表重視,對梁書劍這種愛國行動,甚為嘉許。並親自上山選擇建地及親自命名為「明恥亭」。


在此,我們享用期待已久的便當午餐,並午休一下囉。


王淑卿偕兒子同遊。


林啟芬+姐姐


文賓、哲瑛,笑容可掬。

李碧惠+兩好友同遊。
佳良&文全
山仔后美軍眷設保育團體的"林媽媽"及其兄長


秉修成了"孩子王",逗著孩子笑開了懷。

"樹雀"屬於鴨科,叫聲聒噪,台灣特有亞種,ㄧ般台語叫他做"嘎嘎仔",後山花蓮的原住民,稱牠做"嘎嘎溜",這些都是因為樹鵲的叫聲而得名。

後山公園在日治時期,為台灣礦業鉅子「山本義信」所購有,其範圍涵蓋了當時為山本義信在草山的別墅"羽衣園",現在成為"台北市府招待所",整個約一公頃範圍皆屬其私人庭園,是山本義信的私人花園,民國41年改稱"山本公園"。


來公園的遊客應該不只是看花鐘,看花,應同時對這裡的歷史能有所了解,國家公園有義務從這方面著手,讓民眾能了解這裡的相關文史,加強旅遊的深度。


山本義信 曾任第二任"板橋"庄長與首任"板橋"街長,隔年1923年開始建設草山「山本公園」及其別莊"羽衣園",沒有他或許也就沒有目前的後山公園的。




目前,在後山公園的區域內,四處都可看見石頭的庭園造景,這些都時當時的"山本公園"所設置的。


"後山公園"又叫"陽明公園"在日治時期,到1955年以前這裡都稱為"山本公園",以前,位於園內羽衣園旁有"青瀧神社",神社前的"鳥居"仍在,而"神社"早就遭拆除了。

在此鳥居下方有一"孝友崇義"紀念碑,因光復後"山本公園"為"海山煤礦"李建興兄弟(曾是三本義信的帳房)所有,民國52年捐出這裡當時所立的紀念碑。

"羽衣園"為一片綠樹所包圍,這裡是正面,有三條無障礙走道分別通往此處所,為當時陳水扁的市長時期所建設為"台北市市長招待所",就這樣隨意的破壞古蹟,據說花了千萬,實在浪費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