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道深度旅遊
關於部落格
  • 334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Nov.09'13竹子湖文史及猴崁古道行


 

我們早上集合的位置,就在這位於竹子湖派出所旁的停車場,也是從陽金公路要進入竹子湖聚落的主要入口。

在上課時間未到前,由明真來Show一段,熱場開心一下囉!


人員到齊,老師開始了今天竹子湖人文+猴崁古道的戶外教學。


話說"竹子湖"地名之由來: 全區因熔岩流分為東、西兩部分。西竹子湖係由大屯山、小觀音山火山熔岩流堰塞而成,東竹子湖則由七星山、小觀音山火山熔岩流堰塞而成,形成了一個堰塞湖,後來溪水侵石湖盆,湖水流出成了盆地,就成了有人進入開墾的聚落。過去這裡是一大片的箭竹林,風吹時竹子隨風起伏有如湖面波浪,因而得名。

這位於七星山麓的"竹子湖",由東湖、頂湖跟下湖三個聚落所組成,東湖就是靠近派出所我們所站的這一區,東湖舊名"梔子寮",因梔子花的花朵可加入茶葉製成花茶、香片,而其果實當時作為"黃色豆干"之染料,也因此,這裡因遍種了"梔子花"而得此地名。 
提到梔子花的種子可當黃色的染料,同那年代,紅褐色染料係採用自藤本植物的"薯榔",漁民捕魚的網以此作染來防止腐壞,而藍色的染料就來自"大菁"的。
在每年5~6月的梔子花開時節,居民採下花材要運送下山(花材交到大稻埕花茶製造業)作為花茶的主要原料,當時,以Formosa Tea的名稱銷售到歐美地區,可說是創首次為"台灣"的名號做國際行銷的產品了。

當時,運出花材所走的路,就是由此經由陽明書屋旁(故書屋的地方舊稱"梔子寮埔",而這條運送花材的路,舊時就稱為"梔子寮古道"),由此,再下到花鐘與"陽峰古道"會合往下,但這條路是因應後期"梔子花"的產業而產生的,"魔神仔古道"則為最更早的山路。


目前停車場旁這片長滿芒草...的坳地,舊時稱為"大埤",在日治時期,我們現在普遍在吃的"蓬萊米"就是在此被栽培試種成功,而這"大埤"被做為灌溉用,在這大埤下方那塊地方,被稱為"大埤腳"是這裡蓬萊米"原種田"的"原原種田","蓬萊米"在此培育出種苗後,再由上面的田地培育秧苗,才送至全省各地的田地進行栽種。


"大埤"的水係經由水圳引自"頂湖"上方的"鬼仔坑","小觀音山"水往下流經"巴拉卡公路的橋",到"鬼仔坑",這裡曾經過考古發現有2~3千年前的"繩紋紅陶"、"硬陶"、穿孔石鏃,還有當時平埔族在農業時期信仰祭祀稱為"BADU"的神像,祂是以石頭做為雕刻成五個手指形狀,這在景美公園(舊稱十五份仔)及植物園的考古薊路中,同樣都出現過,顯示,2~3千年前這裡已有平埔族居住於此。
這"大埤"之前,差一點被填平做為停車場,後因夢幻湖的"水韭"因某種因緣下在此被發現,經環保團體發的呼籲保護,才改變原來整區填為停車場的設計,改為目前僅用這一小塊面積之設計,進而得以保存下這在"蓬萊米"栽培之歷史中,具有歷史意義的地點啊。
早期竹子湖的產業發展,早期日本人在此種植二千多株的量櫻花稱"竹子湖之櫻",為台灣賞櫻之始,再來是成功的培育出"蓬萊米"種,後引進了蔬菜(高麗菜...),而有一個"蔬菜試驗場",培養蔬菜品種,並供應當時台北中央市場所需,現在台北中央市場的蔬菜多是由中、南部所供應,可知以前曾有一時是由竹子湖來供應的。

當時,日本人推廣有機堆肥,將不用的蔬菜葉+牛糞...等做成蔬菜有機肥,所以,至目前為止有些菜園旁仍會保有一漥充做有機堆廢的處所,也就是這樣來的。所以,要說到台灣農業發展的源頭,就在這個地方了。蔬菜產業之後,此地再推展花卉產業,如劍蘭、繡球花、海芋(目前是南美種)..等。


這建築物的位置就是日治時期1928年所蓋的"原種田事務所",當時,做為試種蓬萊米的辦公處所,光復後為憲兵單位所用,現已交由國家公園管理,目前以近整修完畢,希望能做為竹子湖人文展示及解說用途,而非交由竹子湖當地人管哩,國家公園應該多為社區做點事情的啊。


在當時,為保護蔣公所住的"草山賓館"及"中興賓館"的安全,只要是看得到這兩處的,其建築物多被徵收,做為憲警的監視站,構成期層層防護網之一層,防務人數多達兩千多人。

竹子湖除了農業的發展外,還有所謂的八大"礦業",其中有 白土礦、硫礦、玻璃砂礦、瓷土礦...等,其採礦的歷史也可以寫成一本書的,而在戰爭的歷史方面,1945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天皇裕仁通過無線電廣播,史無前例地向日本民眾解釋投降原因。此段廣播被稱為「玉音放送」。日本太平洋司令部在此接收到廣播,知道戰敗消息而全面投降。
從竹子湖的農業、礦業、戰爭...等歷史,還有關楊家先人在當時使用了符咒,造成其後代家道沒落的代價,女主人上吊自殺...家族搬離原住的三合院等,讓此地充滿了說故事的題材。

日治時期,由於此地農業的發展,人口漸多,孩子們讀書都要下至北投相當不便,故在此地,曾蓋了一個"竹子湖書坊",也就是目前所見的"湖田國小",此地,老一輩都曾在此讀過書的。


早期,竹子湖對外的連絡道路,除了剛才派出所前通往書屋、後山公園、往天母、北投...的所謂"梔子寮古道"之外,這一條"湖田國小步道"就是所謂的"魔神仔崁古道"(至青春嶺這段稱之),再經由猴崁古道下至天母、北投等地區。

這空間在光復後國民政府做為"竹子湖派出所",而日治時期的派出所是設在"高家"的位置,目前陽金公路旁的派出所是在國家公園成立後才移出去的。


在日治時期,為了培育"蓬萊米",需掌握雨量、溫度、等氣象資料在此設了"氣象站",後來擴編為"竹子湖測候所",及後來的"大屯觀測所",這些在台灣的的氣象史上的先驅,其歷史都是值得知道的。

這間是"竹子山莊",當時日本官商富賈來此下榻之處,始政四十年博覽會期間,許多重要的觀光客來要爬七星山或大屯山都會住在這裡,為了招待貴賓泡溫泉,特地以陶管從小油坑接溫泉到這裡...


1935年民國24年,日本政府成立"大屯國立公園"時,這裡也成為了國立公園的一個管理站,當年,爬大屯或七星山都是由竹子湖起登,故,這裡是很熱鬧的...當時的"日日新報"幾乎是天天報導此地新聞的。


一樓雖然已敗破,但仍有相當的日式住宅的Fu,二樓是後期加蓋的水泥建築。

由"竹子山莊"往前行,見一高聳棵已兩百多歲的楓香樹,這裡就是東湖的高家聚落了,高家於清乾隆七年進入台灣,最早於"艋舺"落腳,後其七子中的第二房進入竹子湖區開墾,當時高家向原住此地的北投社平埔族人買地開墾,後期如曹家楊家等其他姓氏,也陸續進到此地,他們向高家買地,而這些都還有契約書留存著。


此地為高家的三合院,原本是石頭房茅草屋,後來老蔣時期曾提供當地居民一些經費,當時,陽管局的一位潘姓主管將其改建成了目前的模樣(水泥三合院建築),用意雖好,卻破壞了原來淳樸的風貌。


依據陽明山國家公園的研究調查報告所示:「..竹子湖現在比較大的家族高姓及曹姓家族指出,他們並非是最早來竹子湖開墾的漢人,從族譜中得知,是向姓蔡或姓楊的買土地(竹子湖現在已無姓蔡的居民,姓楊的也僅一、二戶而已)。高姓及曹姓二家族是在竹子湖中期以後才興旺的家族。目前,高姓家族多居住於東湖地區,曹姓家族於下湖地區,楊姓家族於頂湖地區,林姓家族於水尾地區」(李光中 2003:26)。


高家祠堂大廳內尊奉的神祇為"尪公",尪公之來由: 唐朝時期,兩人在安史之亂時死守睢陽城,最後睢陽城陷,張巡和許遠被敵將所抓,因忠於唐不願歸降而被殺害。"保儀尊王"即張巡,許遠為"保儀大夫",區別的方式,由於張巡是武將,許遠是文官,因此只要觀察保儀大夫的神像,若是手持寶劍,那就是指張巡,但目前民間普遍已視尪公是張巡、許遠的合稱了。
早期竹子湖滿佈箭竹林,因開墾需要,而改種了目前所見的"孟宗竹",因其竹材應用較廣。

水車寮遺址,在沒電力的年代,就以水圳引水來推動轉輪碾米。


這一片種的是"蜘蛛抱蛋",花著生於葉基間,花被八枚,反捲,球形子房著生在花被中央,整朵花的型態就像八腳蜘蛛在抱蛋的模樣而得名,除了做為插花用切葉的好材料外根莖有藥用。


一大片紅茶花林,正盛開著,花的產業在竹子湖本是一重點項目,除此還有繡球花...等,可惜目前一般遊客只知道海芋‧

我們穿過黑森林的一角,老師說這段路是由當地耆老"楊豹"先生所帶的,也是當年他小時候常走的路...


越過黑森林我們抵達"下湖"聚落,經過了曹家宗祠...

"下湖"的總土地公廟‧

秋冬季節的楓葉...



"琉球雞屎樹"特殊而醒目的碧藍色的果實,本株之其用途有:.觀賞植物2.藍色果實,是竹雞及林下鳥類的食物3.藥用。



古道切至這年代已相當久遠的"猴崁古圳"


我們抵達的這位置,老師介紹這裡是大庄聚落的一部分,由所殘留的石厝遺址可知當時規模是不小的。


安杞夫妻 站著吃,
"興遼"全家行‧

老師時間控制的剛好,12:30我們準時到了這大庄聚落,也正是預定的午餐時間,所定的便當剛送到,讓大家有溫熱的一頓午餐啦!


午休後,老師對草山(陽明山)的"水道系統"先做說明,日本人自1895年入台治台,當時的台北下水道設施相當不完整,環境衛生極差,因此於1896年8月聘請英人巴爾登(W.K.Burton)做全島的衛生及台北水道的調查工作,但台北水道系統的工程施工卻在1907年開始1909年才完成供給一般用水,然由於台北人口快速成長下,自1916~1919間進行了台北水道第一次擴張工事...


至1926年台北人口已達21萬,自來水供應嚴重不足,因此於1927年設計"台北水道第二次擴張工事"草山水道系統即由此時開始建立,由翌年4月開始動工,並於1932年3月興建完成正式啟用,這期間在草山地區共勘查出三處水源,待會老師將帶我們前往"第一水源"。


轉個彎,我們看到一道鐵閘門後有一石砌的牆,老師說這裡面就是日治時期所建,源頭取水井沿山壁建造,以石砌混凝土造建築物加以保護,至今牢固如初。壁體以疊石砌成,屋頂則為鐵筋混凝土造的"第一水源"了。


大門原有兩扇對開鑄鐵造鐵門現已改為不鏽鋼門,上方壁面題有「滾水頭」三字痕跡。原以陰刻曾遭以水泥抹掉,但,目前水泥似已遭人剔除了;目前這第一個水源的保存良好並使用中,為何取名「滾水頭」(台語音三字)因為水湧出來的樣子很像水被燒開,所以叫做「滾水頭」。

此工 事於昭和 3年 9月 7日動工,昭和 4年 6月 30 日依照設計完工。
「滾水頭」石匾之題字所示,係由當時的台北市尹(長)田端幸三郎命名,而在天母水管路至今仍在使用的第三水源,其水源,四季量相差不多,當時的臺北市尹"田端幸三郎"將第 三水源命名為「湧泉臺」。
取水的管埋設於地下,這氣管的作用讓水流動通暢(通氣)。
洞穴,老師說明,這是當時探採玻璃礦時所挖的坑,這段古道旁可看到好幾個類似的坑呢。
古道的石階清晰可辨,顯示,這是條真正古道無誤。
從第一水源一路我們下到這溪畔的土地公祠...由打掃整理的情況看,香火仍不斷的。
今天的洗水量稍高,眾人一一小心的通過著...

謝謝"謝惠"同學,視情況的給予扶持過溪,確保安全。


過溪後再前行不遠,我們已看見東昇路上的雷隱橋了,我們的行程將依猴崁古道再往前進,預定到"惇敘工商"為本日的活動終點。


行行復行行...過山林、跨小溪,現在要走梯田的田埂小路了,老師常說,這樣的生活是不會得"老年癡呆症"的。


老師帶循古道的方向我們一路下行,經過了許多的田園,也從不同角度看到了(七星山...等)不同的景觀。




位於十八拐圳尾的觀景台及老楓香樹...


十八拐圳步道是條老少咸宜,及具優閒的輕鬆行路線喔!


在此地,回首看向七星山...


像似一隻大烏龜...
烏龜對著北極星的方位,也是凱達格蘭的"聖山"七星山方向朝拜。

由以石塊擬神的拜祭方式,以此判斷,這應該是較早期平埔族人拜祭的"太祖"、"地基主"神祇,因為,土地公是後來的漢人進入台灣後,由大陸帶進來的信仰。

"猴崁古道"自竹子湖到此,路線分左右兩線,右線過溪谷從目前的"大同之家"側邊出,就下到北投,左邊出"惇敘高工"通往龍鳳谷下天母的方向。


西元1697年清康熙36年春,也就在316年前,郁永河偕同師爺王雲森渡海來台採硫的地點,就在此地(舊稱大磺嘴),目前,在龍鳳谷遊客中心前面路口,還立有一採硫紀念碑。

這片種了各式蔬菜的梯田感覺真美。


到此,老師僅走過一次且路也被新做圍籬劃開,所以,我們只得往回走一小段後橫接至古道。



古道須跨過這條溪...


古道一路往下,石階仍清晰可辨...


終於,大家都出了古道,這裡是"惇敘高工",目前古道的末端,是在惇敘校區內。

在此,我們整裝...然後...

這張是預習...


大家比出了"V",為本次成功而平安的行程,做出最佳的註解。

我們步出了校園,準備搭公車下山,也宣告本日行程的結束,一天裡我們聽聞竹子湖的文史、探訪了草山水道系統的"第一水源"、踏循竹子湖古時的產業道路,這都要感謝老師,大家互道再見了朋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