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道深度旅遊
關於部落格
  • 334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Oct.10'13冷水坑魚路古道守磺採硫文史遊


本學期第一次戶外教學,是個山下出太陽,此地霧濛濛而帶點涼意的東北季風形的天氣,在預定的時間8:30集合後,老師響起了今天的現地文史解說...


"冷水坑"位處於七星山東麓、七股山及竹篙山間的一處谷地,它原由火山熔岩堰塞而形成的湖,後來湖水流出,湖底乾涸,於是形成今日的地貌。

"冷水坑"自清朝此地即有此稱呼,因七股山下天寶聖道宮後有一股溫度稍低的湧泉而得名;冷水坑處於一個「熱液換質帶」PS.熱水長期與岩石接觸而造成的換質作用,可使岩石的物理.化學性質改變而稱為換質。早期此地為一採硫礦場,直至1945年發現石油在提煉後可得硫磺等副產品後而又有進口廉價硫磺的競爭,此礦場的價值才大大的打了折扣。

民國58年此地由原本的採硫改為採"硫化鐵"、"瓷土"、"白土礦"等,直至國家公園成立才將此礦場予以徵收,談及硫磺其不同產狀分有三種,一為"火口硫磺"以大油坑為代表,二為"礦染硫磺"是每個地方都會有的,再者,是"沉澱硫磺",此地的"牛奶湖"即是沉澱硫磺的代表。而對收集鍊硫則有兩種方法:一是以火口為收集對象一是以礦染或沉殿硫磺為對象予以加熱取硫的方法。

此地的地下在5~6公里處有一岩漿庫,地熱在陽明山是重要的自然資源之一,專家學者期望在10~20年後台北的電力90%能由地熱發電所供應,目前,已在進行相關的測試中。

由於整個陽明山地區就是一個火山地質,因此,目前在整個區相關點設有火山監測設施,針對地震、火山氣體(二氧化碳)、地殼(變形)、地磁...等進行觀測。

當年,鍊硫燒煮過的礦渣皆堆積在菁山吊橋的兩端,這橋頭前目前種植"落羽松"的後面(左側)就是礦渣堆積場之一。"落羽松"屬外來種,原產地北美濕地沼澤地。台灣於 1901 年引進`頗適應台灣的氣候,是樹形優美常被種植為庭園造景樹及行道樹。

早上霧濛濛,老師說在陽明山這個時期是觀賞"彩虹"最適合的季節,每年的東北季風期 雲霧由東海山下出太陽與山上霧氣的交界處就在竹子湖、書屋處,在這裡很容易就見到彩虹的。


菁山吊橋下的小溪是"冷水坑溪","涓絲瀑布"就在這下游處,這是內雙溪的源頭之一。

清乾隆年間(1786)台灣發生林爽文事件後,清廷下令封礦,嚴禁採硫,甚至於規定每年二、五、八、十一月等都要放火燒山,以防盜採磺者躲在草叢裡,在三百多年前的郁永河所著"裨海紀遊"形容此地是一片森林,後來被稱為"草山"的原因之一,後來漢人進入開墾,種大菁、茶業、柑橘、燒炭(砍楠木)...等,將原有樹林予以砍伐也是形成草山的原因。

由於,硫磺可以製成火藥,早期清廷一直唯恐亂黨擁有硫磺,因此,禁止採硫,採硫為非法產業當然也禁止生產及販賣導至當時的硫磺買賣轉入地下化,從1683年至1876年這期間為嚴禁時期,(1687年奉永河奉命來台採硫,為期間唯一的個案)...


由於清廷禁止此地採硫,故派有河南勇兵駐在此地,此地的駐兵所在就是由此在往上走的"雞心崙",當時的雞心崙為魚路古道必經之地。

經過採硫燒煮的礦渣由台車推出,老師指出這裡還留有一當年台車所行經約兩米多的壕溝通道,將礦渣運到此處的坳地堆棄...

經過採硫燒煮的礦渣由台車推出,老師指出這裡還留有一當年台車所行經約兩米多的壕溝通道,將礦渣運到此處的坳地堆棄...


由於這裡是一個沼澤地又屬偏區,故此地受到外界的干擾最少,有一日本的科學家研究其日本活火山的火口湖時發現有日本七星鱧可在酸姓的環境生存,因此,將其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天然紀念物中的生物類,而這位科學家來這裡調查時,發現我們這裡的七星鱧(俗名: 鮕鮘)比日本的還耐酸ㄋㄟ。


全世界因工業發展造成了生態環境的破壞,以台灣的高山湖泊來說,酸雨使得水質變酸,生物要存活必須要能耐酸,所以,這種能耐酸的生物其基因是非常重要而值得探討,可惜,我們目前卻還沒人進行相關的研究。


我們沿著"冷擎步道"上到觀景台,老師所說雞心崙的位置也就在此,這裡當年清廷"河南營"的駐兵之地,1884年清法戰爭時曾經將此營地再擴大,當時法軍佔領了基隆進入淡水,淡基橫斷古道就是在使兩地兵力得以相互支援軍事用途上所建,以此雞心崙的河南營為界,分為東段及西段。它被稱為「清代最後一條軍道」,因這條軍道完工後三年,台灣便被清廷割讓于日本。

「河南營」,位於擎天崗以西600公尺的雞心崙上,當年見有彈藥庫及營舍,後來的國民政府時期,擎天崗具有守護台北非常重要的戰略位置,所以,這些營舍的石牆都被拆去做為防禦工事(碉堡),此地同時也是魚路古道的最高點,可見一直以來,此地理位置之重要性。
如此重要的一個遺址,希望國家公園應該于以重視,恢復"河南營"的樣貌,以作為現地的解說教育。有關河南營據了解當年的淮軍(屬李鴻章)除了自己安徽(淮)的人員外還從其他如河南、江蘇、山東...等地區進行人員招募,劉銘傳為淮軍一系,曾為台灣第一任巡撫,當時其所派遣來台的部隊是否就是淮軍中"河南勇"的部分亦有其可能了。

國民政府來台約在民國60年左右,在擎天崗建有許多類此的碉堡,如今在擎天崗仍隨處可見。


陽明山在一百多年前因外在因素是一片的草山,但其原生樹種的種子仍存在地底下,如今,我們看到陽明山有著一片翠綠的樹林老師說"都是土地公在近一百年裡所種的",目前植物的生態正處於初次演替,隨著自然的節奏終將回復其原來的森林面貌的,而陽明山梅有所謂的特有種,只因為每隔幾千年的火山爆發會將其掩滅。

老師帶我們往河南營的營地,進入芒草小徑...
"河南營"如今安在?只剩現代監測氣候的設施在此了。
這裡是陽明山地區兩大古道"淡基"及"魚路"的交會點,由於地處高地可監視金山或士林等方向,而此地因處迎風面東北季風壓力使得樹都長不高,但在背風面樹都長得像森林,可見環境對物種的外形影響是相當大的。

看不到一絲"河南營"遺址,大家有些悻悻然的離去....當年,拆得還真乾淨。十多年前這地方曾經有養神戶牛,後來年被趕走,十年來芒草都長出來了,如果再養個十來頭牛相信這裡的芒草將被啃食出一大片平坦草地,老師提的"石橋仔"捷徑因目前的芒草太長而作罷,我們走原路回步道。


位於步道左側一堵石牆,老師介紹當年退輔會在此成立了"陽明山牧場"時養了500頭的"黃牛"俗稱"赤牛仔",由大陸來台的老兵在此照顧放牧,這石砌的牆就是一"牛舍",除了這裡,從二子坪到面天坪及大屯自然公園也成立了"中興農場",讓一批老兵種植高冷蔬菜。

淡基古道到了這一段,依耆老說,每當運送大砲到此由於這是一個陡坡,所以,都要用抬的上去。
有關此地放牧的歷史:日據時代(民國23年春),日本人核定設立這裡為州立牧場,並取其位於士林與金山之大分嶺上,名為「大嶺峠牧場」牛隻最多時曾多達1700多頭,由此開始耕牛寄養制度(以水牛為主部分神戶牛)。後因中日戰爭曾斷七年後又恢復經營,民國四十一年國民政府依據原大嶺峠牧場中的區域內設置了「陽明山牧場」。後於民國63年,此牧場歸屬台北市農會經營管理。直到民國72年擎天崗草原正式併入陽明山國家公園範圍。
陡坡上來的右手邊,這個區域,曾經是古道的茶寮,在民國41年退輔會成立的"陽明山牧場"時期,每年4月至11月代管士林、北投和金山地區農戶的寄養牛隻,這裡就做為登錄及領取寄養牛之處,因地面多石塊故稱之"石角寮",另一個牧場辦公室是在涓絲瀑布步道旁日據時期的辦公處所也是在那裡,目前仍看得到半公處的遺址。
擎天崗昔有著大嶺、嶺頭、大嶺峠、牛埔、太陽谷(草原天氣好時總是頂著太陽故稱之)等名稱,今天,國慶假日遊客眾多。
1937年日本發動大規模侵略戰爭時,為防止美軍的空襲轟炸和空降,曾在此挖了許多防空壕、碉堡及兩千多個散兵坑;國民黨政府來台後,在這裡駐守軍隊,把這裡變成軍事管制區,建軍營、反空降堡和許多防禦工事,並有戰車掩體和軍事訓練場等。
擎天崗有著重要的戰略地位,控制了擎天崗等於控制了台北城。故昔日此地曾駐守國軍反空降部隊,以防範共軍空降,「擎天崗」之名,就是當年駐守此地的"埔光部隊"所命名的,這裡有著採硫、放牧、種茶、土匪窟、交通要道、及現在的觀光用途,不同時期的擎天崗有著不同的歷史風貌。

民國60年在退出聯合國後,當時的總統,蔣介石喊出了一句響亮的口號"莊敬自強,處變不驚,、、、莊敬自強就在照片中間那間"教育解說中心"後面山坡上,由部隊士兵以石頭堆疊的字樣種植假柃木修剪得整整齊齊。

目前的"教育解說中心"以前是牛寮,後來成為部隊營舍該建築後方有一可容納近兩百人的防空洞即日據時代的隧道,這裡除了標示"莊敬自強外"另有"處變不驚"及"勿忘在莒"的標誌,分別在往魚路古道的山坡上和遊客中心後方的山坡上,應該將其恢復以見證當時的環靜氛圍,如同待會我們就會看到的反共標語...
民國91年此地發生牛隻傷人的事件,台北地院初步認定陽管處在擎天崗之設施及管理有欠缺,須負擔賠償責任。爲了兼顧大眾遊客安全將全數牛隻驅離,沒了牛群後此地的芒草迅速蔓延,漸漸侵占了草地,結果,每年還需要編預算割草,當時的決策實在讓人無法苟同。目前還好以開放了十幾之神戶及水牛在此。
到了擎天崗草原入口的土地公廟,這地方由於位在"魚路古道"的嶺頭,曾留有數百年來穿梭往來此地的平埔族、漢人,狩獵、挑磺、擔魚、運薪材、茶葉、大菁、柑橘等生計用品人的身影,這裡形成一個市集,而交易多以"以物易物"的方式進行。
以前交通不便,從金包里到士林、台北,除了翻山越嶺,別無其他捷徑,於是先民們便就地取材舖設出這條迂迴長遠的石頭路,後來因公路的開通而逐漸上失其功能而沒落,這條當時熱鬧的越嶺古道在歲月的侵蝕下就淹沒在荒煙漫草中了。老師於民國81年依文獻及當地...
耆老的口訪調查,開始了從一至五公尺的泥土下挖掘出這條魚路古道,並於82年完成初步的調查,後由李瑞宗及劉益昌兩位教授分別做了更深入的考古調查活動。"魚路古道"舊名金包里大路,是自古以來即是金山至士林、台北盆地的一條重要的要道,早期式開達格蘭族的金包里社(金山)與毛少翁社(士林)聚落往來通道具商業交易、獵徑、通婚之功能。
日治後期,有魚販仔至金包里(金山)在漁民午夜12點打魚回磺港及龜吼港時,買下魚貨由港口一路經八煙上至舊稱"大嶺"的擎天崗 ,據耆老傳挑魚人一人可挑一百斤,三小時即可抵達士林販賣。這裡可以說是另一個"八通關",由此四通八達可通往各地如:士林、北投、平等里、金山、萬里、內湖...等地區,也因此有許多的古道。
「嶺頭喦」原土地公廟的位置在此,往新土地公廟的後方即可見,這是座古老石砌的小土地廟,當年的土地公是在乾隆年間從竹子山古道移到此地供奉的,這是魚路古道沿途最古老的土地公廟,兩百多年來,庇佑著過往客的旅途平安,以前擔魚人路過這裡,為了希望魚貨賣得好價錢,還會以擲茭決定挑往哪裡去賣較適合,日據時期盜硫者,到此更會擲筊問神,走哪條路才不會被"大人"抓。
目前,步道旁的新廟中央供奉著金山人從金山竹子山古道請來的土地公神像,據這位詹姓耆老說,這尊土地公是隨鄭成功來台的,如所言為真,至今,已有三百多年了。
由這張"較清楚"的照片看,歲月確實給萬物留下了痕跡啊!每年的10/10及2/2每半年進行開箱(捐獻箱)抽爐主,由於,以往請到土地公分身的爐主生意做不完所以各信士(24戶以金山人居多)相擠要請回去供奉。
右側這位耆老,姓"詹"是山仔后人(住大樹旁),經常來此做清潔打掃,熱心的跟我們談到廟的歷史及目前廟的管理問題...。(細節已錄音不在此敘述)

當時出資建廟的何先生已過世其夫人九十多歲,與這位詹姓耆老比鄰而居。

土地公廟旁的這座六角涼亭(擎天崗),兩旁柱上的一幅對聯寫著「消滅共匪酬壯志,復興中華定中原」,這涼亭見證了當年兩岸的關係,目前讓人看了卻不覺的莞爾德,日後,這座涼亭必定也是古蹟的。

消滅共匪疇壯志、復興中華定中原‧


涼亭本身兼碉堡"暗哨",底座可見長形槍(窗)口。

一批批行經土地公廟前的遊客,想今昔,同樣熱鬧的情景卻是有著兩樣情的..

此時,時間已近中午,老師讓我們在此午餐休息,再繼續下階段"魚路古道"的文史之旅...

我們從日人路口進入,老師介紹左旁曾有一叫"憨丁厝地"的茅草屋店家,除了販賣日用品還有茶葉、草鞋、糕餅、竹編及酒類...等物品還有住宿,與魚路古道上另一家"憨丙厝地"一樣,性質如雜貨店及現代的7-11,但兼旅店功能。
日據初期,抗日義軍簡大獅率其部眾係活躍於擎天崗一帶,曾多次襲擾日軍。1898年,兒玉總督採誘降政策,簡大獅接受日軍勸降,率其幾位主要部將及陣頭在芝山岩的惠濟宮進行歸順典禮,日本總督府保證簡大獅可以擁有自己的兵力在擎天崗並賜予三萬圓,由簡大獅率部眾重修這條"金包里大路"誰知隨後卻被日軍用來作為清剿其據點的要道。

簡大獅歸降僅月餘因憤慨日警橫暴,又謀叛變,在十二月,日軍大舉進襲簡大獅部眾之工寮,部眾潰敗,於是簡大獅潛逃至廈門...後被清廷據報被捕,間上書願為大清之鬼,卻未被清答應其請求仍將其遣返台灣交與日政府無奈,清官府未答應其請求,仍將其遣返台灣交與日政府而被凌遲(俗稱「千刀萬剮」處死。


原來的古道為捷徑多採直線行走,但,古道在國家公園進行維修時,預估的公里數為1.2km實際古道卻只有0.8km,包商為了符合契約所定故,將古道多繞了幾個彎湊足里程1.2km數,故這些非故道的路也可稱為"包商道"了。


仔細看,還看的到草叢內部份原來古道的石頭路基;日據初期1901年,日人另闢一寬六尺之大路,採迂迴路線,路線較為平緩,稱為「日人路」,又因可拖砲車,故又稱「砲管路」。


所以,現在的這段"魚路古道"實際上含有真正的古道+日人路+包商路的。這段石階陡坡稱之百二崁,往日都有專門幫忙挑重物的羅漢腳在此討生活,其中一位外號"肖郎"的墓就在一旁,這"肖郎墓"也成了當時的地標之一了。


百二崁上方有一"水源地",水自岩縫中流出,水質清澈終年不斷,這裡也是"北磺溪"的上游之一。


老師帶我們下到了一個有石牆的遺址,老師解說:以前平埔族人開墾的發展因為底下河口潮濕有瘟疫,且常有外人從海上進入故多沿著溪往上居住,住的形式也以挑高的杆欄式房子以避開蛇蟲,由於自然資源豐富衣食無慮,他們會把採的東西跟外人交易,而交換的物品多是用來裝扮自己,換來的康熙雍正的錢幣也都是用來做成項鍊作裝飾,且此地居高臨下亦可觀測沿海到沿海的狀況是否有外人進入。


這裡是"番坑聚落"中的"許仔枝厝地",許仔枝在此係向人租地耕種,石厝前是一片坡度不大的耕地,許仔枝在此除了種稻米外還種番薯、竹筍..並將收成挑至八煙及金山等地以換取日常生活用品。


石牆係以"亂石砌"堆成,看似亂其實有其訣竅的,不然,怎能幾經地震還能屹立如此久呢。


有竹林的地方表示有聚落,竹子除了用來擋風做圍籬防止山豬進入菜園,還可做竹編當建材外,竹筍還可以食用,可說是非常重要的植栽,早期一般民間多種"八芝蘭"竹(竹編用)及火廣竹(又名火管竹)兩種。



離開"許仔枝厝地"續行不久隨即看到石厝的一角,規模也較大這裡是清朝時期的硫磺管制站,屬官方的辦公處所,後來李瑞宗在調查這裡時將此取名為"菜園厝地"。


準備進到 "賴在厝地",這裡是整個"番坑聚落"最重要也是最後遷出的的一戶人家,主人姓賴名在,老師80年來的時候他七十多歲,當年陽金公路開通後,賴家就遷到頂八煙住,當時賴在還在當地蓋了一座廟,後來被摩托車撞死,往生時八十多歲。


當時,"賴在厝地"是一個主要的硫磺集中、包裝場,早期這裡的硫塊由挑夫利用半夜較涼時挑至金山出海,因此,當時的港口就稱為"磺港"一直至今,後來,因磺港的淤積且艋舺逐漸的繁榮,運送的路線改挑由擎天崗下士林從三腳渡以水路運到淡水輸出至大陸。


離開"賴在厝地",我們開了一條自然步道往"守磺營地"...這段路因為自然所以讓同學們走來辛苦些,也正體驗先民披荊斬刺的開發辛勞,還好,大家都平安的通過。


我們終於到了這"守磺營地",這營地的的石牆高約三米長二十餘米寬十米左右成L型,的亂石砌牆厚約一米。

營地一角有座的石製水池,當時引水的是以"竹子剖半",串接而成做為導水管的,俗稱 水梘(讀ㄐㄧㄢˋ )台語發ㄍㄧㄢˋ的音 。一些地名跟此都有關,例如"景美"的原名是"梘尾"就是水梘的尾端,而水梘頭就是新店那裡,所以,從古地名我們可以探討到當時的的環境狀況。

清朝官方曾派兵勇守硫,有一段期間這些兵勇是來自平埔族毛少翁社的番丁,這地底下都是乾隆年間的營舍遺址,上面的一層是道光年間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