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道深度旅遊
關於部落格
  • 334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Mar.10'13陽明山賞櫻、日本聚落、中山樓、溫泉聚落人文之行

 
這是本學期第一堂的戶外教學,同學們在遊客中心前集合,今天,總共參加的人數有六十多人,老師首先對本日的行程做概略的說明

此地的地理環境: 遊客中心後方是七星山舊時稱為七星墩山,而七星山距離上次爆發時間約在6千年前,是最具代表性的錐狀火山,是由火山爆發所噴出的熔岩流和火山碎屑交互堆壘於火山口四周經風雨侵蝕後而形成的,在大型火山形成時,常有熔岩自山腰流出,並在附近形成另一座小火山,這種現象我們稱為寄生火山。


火山熔岩中,因含有大量的二氧化矽成份,黏度大而流動性小,因而常形成高度不高,且似覆鐘狀的圓形小丘,故又稱鐘狀火山,而紗帽山正是這類的鐘狀火山也是七星山的寄生火山。


"尖山"的位置就是杜鵑花園,與旁邊的紗帽山形成一個峽谷,從北投方向看狀似一隻抬著頭朝拜七星山的烏龜,而尖山就是頭部;形成日治時期聞名的"尖帽峽"。


好大一隻烏龜,"尖帽峽"區內原有四十多棟日式建築,每一棟都有它的建築特色,因為,在日治時期這裡住的除了官方、學術界外、還有工、商、礦業等重要人物,但,由於沒人管,這些建築一棟一棟的倒塌中,至今可以住的大概已剩不到四分之一了。

七星山下在陽明書屋兩邊都有爆裂口,有許多外星人的傳說,包括外星人基地、小矮人的故事..等,有一條古道名稱還稱為"魔神仔崁"更是讓人覺得"其來有自"的。

我們離開服務中心,大隊人馬往杜鵑花園方向移動。


第二停車場內幾株開到要爆了的吉野櫻!

一轉個向,老師帶著我們離開柏油路一下子轉進竹林小路,路被攔起我們再換個位置切入...
以前居民種竹子做為防風林,防風林間則種植茶樹後來再改種柑橘,再來做為苗圃以前植物園也是苗圃,所以服務中心這區域稱為苗圃,以種柳杉為主,在目前景觀的不斷開發人工化開發下,此地仍保持清朝原樣有這麼一條原始小徑實在難得,這條小徑將帶我們經過本地曹家的聚落,再通至後山公園的"小隱潭"。

出了竹林,眼前為之一亮,真是一個柳暗花明的感覺,一片吉野櫻林襯托在大屯山系的背景之前,大家都為能看到此景而開心呢。


幾位快腳的同學搶在前面抵達欣賞此地美景,真是一個先睹為快了。


欣賞了此地自然美景後,我們往下行,將先經曹家聚落,曹家在此開墾如今已為第三代,為本地的大姓...


本地曹氏於清朝期間自福建漳州先後移入台北淡水河、基隆河沿線,在陸續入墾草山地區,頂坪曹家在草山自早是大姓,最早於此定居的是曹興忠這一代,第二代是雙胞胎的天進、天壽兩兄弟,現今係由天近天聖一輩的後代居於此地繼續繁衍生息,繼續死時蔬果及經濟作物的種植栽培,目前所見是位於上頂坪的住家與其所有經歷代努力開墾下美麗的梯田。


我們由上面的櫻花林走下到此,這間是上坪頂曹寶緞的家...


中間是此地男主人乃此地曹家第三代四女曹寶緞之夫婿,因其岳父曹天進對此子婿文人性格相當欣賞,寶緞乃徵得其父同意,偕夫婿返回此祖居地將此於日治時期為頂坪地區「晚學仔學」的祖厝改建為住家,並植櫻於舍旁,成如今所見的桃花源了。


曹家的地理位置極佳,可遠眺淡水河觀音山及整個十八份地區。

像似櫻花板的 桃花源


我們一行離開上坪頂曹家‧

往下行這裡的三合院住落,也是屬曹家一脈...


曹家在此有三個聚落,剛在上面(上坪頂)一處,這裡一處還有花鐘櫻花林到下面稱大坑的區域也是住著曹家一脈,在台灣,南部地區的聚落都屬於"集村式"而在北部由於多山的地形關係,就成了"散居式"現象,在此的曹家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從曹家聚落下到了位於後山公園的"小隱潭",據說以前蔣夫人散步最喜歡來此賞景。石碑一旁落款者為 『蔣宋美齡題』還有章印。


"小隱潭"的溫泉源頭,來自陽明書屋智、仁、勇館旁的山溝中。


往前走到後山公園的這個角落,周圍有數株雙人以上合抱的"楓香樹",其由來老師說清朝時期為了種植茶樹,此地的樹多遭砍罰,後來茶業沒落,茶園荒廢後草滿山長,故稱之草山...


日治時期為了水源涵養及自然景觀,於1923年至1933年的十年間內,進行了所謂的「大屯山造林運動」,因此,遍植了琉球松、黑松、相思樹...等樹種;又因為日本人來台灣後對秋冬季節葉子會變黃變紅的楓樹,特別有感觸,為懷念日本的故鄉,故也特別在這地區域內,種植了這個"楓香"的樹種。


後山公園在日治時期,為台灣礦業鉅子「山本義信」所購有,其範圍涵蓋了當時為山本義信在草山的別墅"羽衣園",現在成為"台北市府招待所",整個約一公頃範圍皆屬其私人庭園,是山本義信的私人花園,民國41年改稱"山本公園",光復後此地為"海山煤礦"李氏兄弟所有,後捐給政府,當時,還立有捐贈紀念碑至今仍在。

"後山公園"又叫"陽明公園"在日治時期,到1955年以前這裡都稱為"山本公園",園內神社前的"鳥居"仍在,而"神社"老早就遭拆除了。


山本義信(1881~1969),出身於今日本千葉縣茂原市,是臺灣日治時期的企業家與政治人物,創立山本鑛業合資會社(後更名為山本炭鑛)從事煤礦業,並擔任臺灣鑛業會的理事又曾任第二任板橋庄長與首任板橋街長。1923年擔任臺灣鑛業會理事,隔年開始建設草山「山本公園」及其別莊"羽衣園"。


陽明山的由來與毛澤東有關,當時,蔣公來台最早是住在這草山的"草山行館",其原為"台糖株式會社別莊",因為住草山而被對岸笑稱"落草為寇",因此,於民國39年「草山管理局」改名為「陽明山管理局」,陽明山」一名一直沿用至今,而取名自明代的這位哲學大家「王陽明」其原因須了解蔣公其學術思想之背景,暫且不談。


光復後"山本公園"為"海山煤礦"李建興兄弟所有,民國52年捐出這裡當時所立的紀念碑。



今年2013的陽明山花季,由於天氣好在這假日裡好熱鬧的。


經過中興路的林蔭道,我們往第一停車場的方向前行,中興路有著一段建的造歷史背景;當年蔣公常由"草山行館"散步至後山公園及上方的森林公園,故當時由工兵部隊於民國49年開闢了這條路(路旁還留有一開路念碑),所以,當時這條路又稱「總統路」59年中興賓館落成中興路列為管制區,80年才開放白天,直至81年才全面開放通行。

走到第一停車場旁的這一條巷子,是台灣最短的街"新生街",目測街長不到60公尺,但是,誰知道,這裡卻有著重要的歷史及遺跡。

"新生街"底,柵欄裡面,就是"國家公園警察大隊",1935 年日本殖民政府為展現40年來在臺灣實施的各項建設成果,舉辦一場國際性之「始政四十周年紀念臺灣博覽會」。為此,在這後山公園建了唯一的一間旅館『大屯旅館』,同時期前山公園的"眾樂園別館"與"眾樂園公共浴場"也興建完成,這些都是具有歷史價值的建物..。

原日治時期建物『大屯旅館』的位置現狀是這樣,民國87年,當時陽明山國家公園,同意將此地改建做為此警察大隊,拆除的當夜,外面停車場下層里民們還在辦桌,凌晨2~5點間十部推土機大舉將"大屯旅館"剷平了,當然,現在我們只能從古早的照片及資料中去了解其原來的模樣及歷史了。

左手邊兩棟頹敗了的房子,原名是『日人別莊』後來為AIT招待所,為日治時代所建之別莊,當時,住這裡的一位是建商另一位是朝日啤酒的老闆,產權目前五號是美國的,七號則屬財政部國有財產局。


這是七號門口,一旁二樓下面是朝日啤酒老闆的車庫。



新生街九號,是"蘭精廬",為光復後民國38年建,據耆老說,這建築當時是由帶著腳鐐手鍊的犯人所建造,美國第一任駐台大使"藍欽"就住在此地,已歸還國有財產局目前處閒置狀態。

走出新生街有轉湖山路,這一區原也為日式高級建築群,國府來台,曾做為蔣公侍從人員的臨時住所,我們就在這裡的樹蔭下享用自備的午餐。

91號當時為彭孟輯(上將)司令之副官住宅,彭孟輯(1908-1997),曾任參謀總長及駐日大使後為總統府戰略顧問;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事件是台灣歷史上傷亡慘重、影響深遠的大事件,事件中下令軍隊射殺市民的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至今背負「高雄屠夫」罪名,然,由後來其子彭蔭剛提出的兩篇未收錄在二二八事件官方調查報告的新史料,可能洗刷彭孟緝在歷史上的罪名。

『草山行館』原名"台糖株式會社別莊"建於1920年的日治時代,為當時社會名流聚會之溫泉別墅,光復後38年蔣公來台第一個下榻之處在此,39年遷至士林官邸,每年的端午節後中秋之前,蔣公仍會到這裡住,故有「夏季避暑行館」、「草山老官邸」、「後山官邸」等名稱。

日治時期這一帶的建築都是達官巨賈的私人別館,以這一間86號來說,最初是由一醫生所建,光復後歷經有警察署長、總統府王科長等官員住過,再輾轉流入XX報手上,後來又賣給了一建商,在當時老實的本地人都不敢去侵占,當然,住這裡是要有關係及財力才有辦法的。

古蹟一但被破壞毀掉,是永遠的消失,我們該深思啊。


湖底路石階往上這一間湖山路43號,是日治時期"台北帝國大學"校長宿舍,光復後為台灣大學校長的宿舍,供貴賓及員工休憩使用。為一層樓石造建築,牆面為人字砌法,整體外觀仍充滿日式風貌。


日本傳統建築的屋頂構件"鬼瓦",即屋脊尾端的板狀裝飾物,又可稱為"鬼板",雕飾各種花紋,例如鬼臉、獸臉等,裝飾意味濃厚,根源來自於中國,怪獸原本是以老虎為原型後來發展出現了各種怪獸,主要在屋頂四方擔任排除惡靈威脅的功能,以保護住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