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道深度旅遊
關於部落格
  • 334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Nov.2~Nov.3'12二子坪蛙夜與竹子湖人文之旅


11/2(五)的夜觀,本來預定先上大屯山看台北夜景,結果,因為頂被雲霧壟罩而做罷,我們回到服務中心在進入二子坪步道前,老師首先貼心的拿出準備好的各式圖鑑,給同學攜帶參考...

走進二子坪寬廣的步道上,沒多久,只見老師隨手抓起一隻....俗稱"癩蛤螞螞"的"盤古蟾蜍",一直踢著腳的牠,恍惚在喊著: 讓我走、讓我走...!
此時的大家都好開心,每走幾步幾乎都有發現...
"盤古蟾蜍"(癩蛤螞)的正面,台灣的蟾蜍有兩種,除此之外,另外一種是"黑眶蟾蜍"。
老師說: "蟾蜍"公的體型反而較小,而公的和母的比例常為10:1,所以,因為競爭,所以,公的在上頭纏得緊。
姿態...如何? 平日可不容易見著這等雄姿喔!
由於公母的比是10:1,所以,一個"亂"字! 幾乎分不清上頭公的有幾隻,而母的肯定只有最底下的一隻。

夜宿大孝館後,次日一早,我們將車全數停入大仁館,並享用早餐,在此清靜的環境下,又有一堆同學為伴在此清靜的環境下,早餐顯得格外的有意思。
我們邁著輕鬆的步伐,跟著老師開始了今天的活動"竹子湖之旅",行程由書屋的中興路啟程...
剛過一個彎老師忽然切進左邊的一條路,超前走在老師前面的同學(如應興)笑得有點給他"可愛的"。
台北到金山,沒陽金公路之前主線是魚路古道,從金山到擎天崗冷水坑至七星山一分為二,一走竹子湖一走涓絲瀑布,竹子湖的路再分為二其中一條就是通過陽明書屋,這條路舊稱"梔子寮埔古道"下至後山後山公園可再往天母或北投。
陽明書屋舊地名為"梔子寮埔",在日治時期,竹子湖(舊名梔子寮)試種蓬萊米時,將米種運至此地,置入一池池的溫泉中浸泡...
蓬萊米種浸泡的目的一是"消毒",二是利用溫度"催芽"7~10天後再將米種以稻草悶一晚,隔日再擔回梔子寮田裡播種,培育秧苗,供應全省各地播種。
大屯山頂還有著雲霧,想起昨晚,大屯山頂的風與霧,今天真是"雲淡風清"的日子啊。
老師介紹: 這裡地形是一塊坳地,有著避風的特點又有水源,故很早以前就有人類居住在這裡,這裡曾發現到三千多年前的繩紋紅陶,大弅坑晚期的東西。
早期,平埔族人在"台北湖"時期,順著水源上溯來到此,因為這裡是一片平坦的台階地、避風又有水,所以擇此地而居,才有那些三千多年前的陶片遺址被發現。
看那狗狗的眼神...並沒惡意,反而是一個不解....歹勢了,我們只是借過您家的前庭。
沒想到,裡面住著一戶人家,屋前有著這池子,幾尾魚,池中流著看來潔淨無比的水,感覺相當清幽的。
過了住戶路往上行,但陡坡只是一小段就轉趨平緩,泥土的原始步道路走來甚是愜意。
經過一些輸水的管路及設施,但,看這樣子已是廢棄了。
我們從書屋切到這鋪著石階的步道,老師介紹這條就是"魔神仔古道": 這條步道是從竹子湖的湖田國小切下來,經過剛剛那凹地的小聚落,經由昨晚大家過夜的大孝館後方,再經大屯瀑布觀瀑台到花鐘,花鐘旁有一條陽峰古道,也有十多棟的三合院,一般人都不知道到此觀賞走走的。
頂湖跟東湖的居民在一兩百年來都是走這條古道下山,下湖的居民則從總土地公廟切至青春嶺下至"雷隱橋"走十八份下去,這條路舊時猴子多,故稱"猴崁古道"。若由花鐘往左行經"橫嶺古道"則可下至天母地區。
位於七星山麓的"竹子湖",為東湖、頂湖跟下湖三個聚落所組成,東湖就是靠近派出所的這一區,而後來因為梔子花的產業,東湖舊名梔子寮,因盛產梔子花,梔子花的花朵可加入茶葉製成花茶香片,其果實為黃色豆干之染料...
當時,在每年5~6月的梔子花開時節,居民採下花材要運送下山(花交到大稻埕花茶製造業)作為花茶的主要原料,走的路係經由陽明書屋旁(舊稱梔子寮埔,這條路舊稱為梔子寮古道)下到花鐘與"魔神仔崁古道"會合而下,這條路是因應後期花的產業走出來的,魔神仔古道為最早下山的路。
樹上的芭樂們,有人在"肖想"喔!
日治時期,第四任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曾議好擬以一億多將台灣賣給法國,經當時的民政長官(行政院長)"後藤新平"回日本對其國內議會及高層關說,"不要賣掉台灣"他可以保證賺錢...
於是他開始採樟腦,砍檜木,試種蓬萊米發展嘉南平原的灌溉系統、種甘蔗,也開通了南北的縱貫線鐵路促使經濟的活絡...等種種政策,因此,到最後台灣總督府還有錢可以支持日本中央,日本在台總督府充分利用了當時,台灣的天然資源,也因此,當時台灣就沒有賣與法國。
台灣除了差一點被日本賣掉外,歷史上還有一次被美國所買,在美國南北戰爭時期其看上了台灣的硫磺與煤礦,跟當時的清廷講好要買,剛好其國內爆發南北戰爭,不然,台灣將是美國現今的第52州了。
這裡是蓬萊米"原種田"的"原原種田",日治時期試種蓬萊米之處,試種成功後才由上面的田地培育秧苗,送至全省各地栽種,而在上面當時有一池塘稱之"大埤"用以灌溉園此"原原種田"之用,之前差一點被填平做為停車場後經環保團體的呼籲,才用掉一小塊面積而得以保存下來此具有歷史意義的點。
這建築物的位置就是日治時期1928年所蓋的"原種田事務所"做為試種蓬萊米的工作基地,原為憲兵單位所有現已交由國家公園管理,目前正進行整修,計畫將做為竹子湖人文展示及解說用途。
日治時期,由於此地的發展,人口漸多讀書要下至北投,故在此蓋了一個"竹子湖書坊"也就是現今的"湖田國小"此地老一輩都曾在此讀過。
日治時期竹子湖的產業從早期的蓬萊米後也引進了蔬菜,而有一個"蔬菜試驗場",培養蔬菜品種,並供應台北中央市場所需,現在中央市場的蔬菜多是由中、南部所供應,以前卻是由竹子湖來的。
當時,日本人推廣有機堆肥,將不用的蔬菜葉+牛糞...等做成蔬菜有機肥,所以,至目前為止有些菜園旁仍保有一漥充做有機堆廢的處所,也就是這樣來的。所以,要說到台灣農業發展的源頭,就在這個地方了。蔬菜以後此地再推展花卉如繡球花、海芋(目前是南美種)。
這間是"竹子山莊"當時日本高官來此下榻之處,始政四十年博覽會期間,許多重要的觀光客來要爬七星山或大屯山都會住在這裡...
民國24年,日本政府成立"大屯國立公園"時,這裡也成為國家公園的一個管理站,當年,爬大屯或七星山都是由竹子湖起登,故,這裡是很熱鬧的...
當時,此地種植了大片的櫻花,日本人賞櫻花都是到竹子湖來,而非現在的後山公園,後來櫻花全部被移走(前、後山公園)。

湖田國小操場內小朋友們正在做舞獅的訓練,老師說湖田國小的舞獅十多年來是有名的。
我們將走進高家的聚落,高家於清乾隆七年進入台灣,最早於"艋舺"落腳,後其七子中的第二房進入竹子湖區開墾,當時高家向原住此地的北投社平埔族人買地開墾,後期如曹家楊家等其他姓氏,也陸續進到此地他們向高家買地,而這些都還有契約書留存著。
高家的三合院,原本是石頭房茅草屋,後來老蔣時期有提供當地居民一些經費,當時,陽管局的一位潘姓主管將其改建成了目前的模樣,用意雖好卻破壞了原來淳樸的環境。
高家三合院前的一個大半月形的"風水池"。
東湖 高家祠堂大廳內尊奉的神祇為"尪公",尪公之來由: 唐朝時期,兩人在安史之亂時死守睢陽城,最後睢陽城陷,張巡和許遠被敵將所抓,因忠於唐不願歸降而被殺害。"保儀尊王"即張巡,許遠為"保儀大夫",區別的方式,由於張巡是武將,許遠是文官,因此只要觀察保儀大夫的神像,若是手持寶劍,那就是指張巡,但目前民間普遍已視尪公是張巡、許遠的合稱了。
繡球花的花季在5~7月,因為這地區地質含硫,所以,可種出藍色的繡球花色。
我們到了水車寮遺址,是以水圳引水來推動轉輪,碾米的設施。
我們到了一成連排的石厝遺址,雖然是殘垣斷壁的,但從其殘存現狀仍可看出當時房舍之規模相當大..這裡是楊家舊居,據說日本的太平洋司令部曾借用楊家院落以躲避美軍當時的轟炸..後來,離開前曾贈送佩刀與楊家主人,,,
剛離開楊家老聚落在此巧遇楊家後代楊豹先生,他回憶著由於當時太平洋戰區的總指揮部在此,許多日軍住駐守,分兩個位置,一處在前面大屯山腳下一處就在這上面,還曾看見日兵下來偷拔地瓜的。
這是楊豹先生所做的,上面石材是"吸水石"原料是從大陸來的,由於其含水的特性,只要棚子裡有水它會吸上去,種植栽在上面就可以不用常澆水,完成品這一盆可賣一萬多呢!
告別了楊豹先生,離開了頂湖。
娟毓剛從水源頭下來,我們才要上去看水源頭的水囉!
大屯山+梯田 好個美!
由下湖經過這條有著竹林及柳杉構成的幽靜的小徑,時後已近中午,我們要往青春嶺享用午餐...
切至柏油路後我們又轉往下行,就是青春嶺的位置,途中,左側這條石階步道,就是早上我們走的"魔神仔古道"。

今天,是我們的環保日,我們全吃素了。
享用過午餐後,眾人漫步優閒的走回書屋。
這次一夜一天的戶外活動,在此畫下句點,大家期待月底的另一個探訪"南台灣原住民部落"的活動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