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道深度旅遊
關於部落格
  • 334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Oct.28'12 魚路古道人文之旅

魚路古道舊名金包里大路,是自古以來即是金山至士林、台北盆地的一條重要的要道,早期式開達格蘭族的金包里社(金山)與毛少翁社(士林)聚落往來通道、獵徑、婚姻道之功能...

老師邊走邊做定點解說,這條古道歷經西荷、明鄭、清朝、日據及現今政府,先民們曾熙來攘往的流下他們的足跡,因此,現在我們可在古道沿途看到古聚落、茶寮牛舍、、打石場、守磺營地...等多項的人文遺址。

英國博物學家斯文豪曾於1856年從金山的磺港走這條路到士林,他曾將沿途見聞寫成遊記,為此古道留下歷史性的記錄,他是第一位提出台灣植物名錄的自然學家,也是台灣特有鳥類藍腹鷴的發現者,這型美麗的大型雉鳥,在歐洲造成轟動,成為西方人最早認識的臺灣特有種動物。台灣以他所發現而命名的物種相當多,多冠以"斯文豪氏",例如叫聲像小鳥的"斯文豪氏蛙"及"斯文豪氏攀木蜥蜴"等...

老師於民國81年依文獻及當地耆老的口訪調查,開始了從一至五公尺的泥土下挖掘出這條魚路古道,並於82年完成初步的調查,後由李瑞宗及劉益昌兩位教授分別做了更深入的考古調查活動。

民國60年在退出聯合國後,當時的總統,蔣介石喊出了一句響亮的口號"莊敬自強,處變不驚,、、、莊敬自強就在照片中間那間"教育解說中心"後面山坡上,目前,還可看見那些堆疊的石頭,而處變不驚就在我們所站的這山坡下,現在已成了結婚拍外景的"婚紗大道"了。

這擎天崗昔有著大嶺、嶺頭、大嶺佧、牛埔、太陽谷等名稱。在1934年,日治時期,日本人即有設置大嶺峠牧場做為放牧牛隻的集中場,戰後,1952年國民政府依據原大嶺峠牧場中擎天崗、冷水坑的範圍,設置了陽明山牧場。

風雨交加中,老師介紹這高地本來為砲陣地,設有三座砲在此地,擎天崗有著重要的戰略地位,控制了擎天崗等於控制了台北城。故昔日此地曾駐守國軍部隊,以防範共軍空降,「擎天崗」之名,就是當年駐守此地的埔光部隊所命名的,這裡有著採硫、放牧、種茶、土匪窟、交通要道、及現在的觀光,不同時期的擎天崗有著不同的歷史風貌呢。

日治後期有魚販仔至金包里(金山)在漁民午夜12點打魚回磺港及龜吼港時,買下魚貨由港口一路經八煙上至擎天崗 舊稱 大嶺,一人可挑一百斤,三小時即可抵達士林販賣。

魚路古道,全程係從金山磺港漁村至台北士林,長約三十公里,後人多以刺成門為借往士林方向為魚路古道南段,往金山方向則為魚路古道北段。

簡大獅城門旁小的石碑,為日治時期1922年種植樟樹的造林紀念碑,當時,所產樟腦及藍錠(銷大陸)出口量都是世界第一而藍錠在北部生產為台灣第一。

魚路古道城門往下路段分兩條路線,一為「河南勇路」,為傳統的魚路古道,因清朝於大油坑附近設有守磺營,駐軍來自廣東的河南勇兵在此往來巡守,故被稱為「河南勇路」。
日據初期,抗日義軍簡大獅率其部眾曾活躍於擎天崗一帶,曾多次襲擾日軍。1898年,兒玉總督採誘降政策,簡大獅接受日軍勸降,並參加歸順典禮。台灣總督府賜予三萬圓,命簡大獅率部眾重修金包里大路,因此金包里大路又別稱「土匪古道」,誰知隨後卻被日軍用來作為清剿其據點的要道。簡大獅歸降僅月餘因憤慨日警橫暴,又謀叛變,在十二月,日軍大舉進襲簡大獅部眾之工寮,部眾潰敗,於是簡大獅潛逃至廈門...
1900年清廷廈門當局應日本政府之請求,逮捕簡大獅。其在獄中上書供狀,其自白如下:「...惟望開恩,將予杖斃。生為大清之民,死作大清之鬼,猶感大德,千萬勿交日人,死亦不能瞑目。」無奈,清遣未答應其請求仍將其遣返台灣交與日政府及被處死。
日據初期,明治三一年(1901),日人另闢一寬六尺之大路,採迂迴路線,路線較為平緩,稱為「日人路」,又因可拖砲車,故又稱「砲管路」。


比對現場地形,要有想像力才行。

路往下行,至位於百二崁上方有一水源,水自岩縫中流出,水質清澈終年不斷,一頗有意義的解說內容。
早期的魚路古道以百二崁的大石公為界,以南的路段由草山、山豬湖的居民負責,以北的路段由金包里負責,兩地各派壯丁或以錢僱工,以維持道路的通暢。

從水源地我們轉走日人路,由於日人路成之字型的迂迴而上路較長,故一般人都會選走直線距離的河南勇路,故此路只有日治時期拉大砲,部隊(日軍或國軍)訓練行軍外及目前我們遊客使用了。

日人路上的 土地公廟,我們在此休息,雨在此時暫時也歇了一會...。
我們下到了一個小台地上,老師就地解說:以前平埔族人開墾的發展因為底下河口潮濕有瘟疫,且常有外人從海上進入故多沿著溪往上居住,住的形式也以挑高的杆欄式房子以避開蛇蟲,由於自然資源豐富衣食無慮,他們會把採的東西跟外人交易,而交換的物品多是用來裝扮自己,換來的康熙雍正的錢幣也都是用來做成項鍊作裝飾,且居高臨下亦可觀測沿海到沿海的狀況是否有外人進入。
從早期的打獵、養殖、耕種、種茶,種大菁,採硫磺...等,隨著時代此地的居民生活形態,也不斷的改變著。
 


這裡是許仔枝厝地,他在此係向人租地耕種,除了種稻米外還種番薯、竹筍..並將收成挑至八煙及金山等地以換取日常生活用品。
離上一個聚落不遠,見到一石牆堆砌得較高的另一個石厝遺址,這裡是"菜園厝地"。


古道就在前面,離石厝不到30M,若不是近期因考慮將此區劃為史蹟保護區,將雜草等做了一番清哩,我們都不知道這裡有這麼多的"寶"啊!
回到河南勇於路古道,路旁有另一座 土地公廟,狀況不錯,應該是有人來整理的。
進入到 "賴在厝地"的範圍,入厝前老師先做一番解說...1696年清朝時期大陸福州(舊名榕城)火藥庫發生爆炸損失了50萬公斤的火藥,清黃帝責成縣太爺要補回來,當時沒有人要來台灣,因為當時此地為充滿了瘴癘之氣,又有化外之番人...以日本人入台為例,戰死的不過幾百人,病死的卻有上萬人,可知當時台灣的惡劣環境。
後來郁永河從台南上岸,打造了許多採硫工具(大鍋、圓鍬..) 上到現在的硫磺谷(大磺窟)採集流磺;守磺營軍官們的馬就栓在"賴在厝地"前,也有一個練兵的教練場在這裡。
這前面有十多家的採硫工廠,他們將"大油坑"取得的硫土拿到工廠內提煉成硫磺塊,這裡的採硫史從荷蘭時代就有了,從熱蘭遮城日記檔案(目前已出到第四冊)中記載著每個月從熱蘭遮城(現今台南安平)運送牛油來淡水...
要從硫土提練出硫磺,係利用兩者不同的比重特性,將粗硫放入沸騰的牛油及麻油(2.5:1之比例)中煎煮,待油面泛起黄沫后,放入盆中冷却,最後除去浮在表面上的黄沫和雜質,取出無渣滓、去油性的純净硫磺,乾燥後就製成一塊約四十公斤呈黃色塊狀結晶的硫磺塊了。
由於當時硫磺的珍貴如金,許多人都來盜採,因此清朝才派兵駐守此地,為防止盜賊躲在芒草叢裡,就放火燒結果因風勢助長而延燒到擎天崗去了,所以,草山的由來,除了因為當時有著大面積的開墾種植茶樹外,被這樣而燒掉山林這也是原因之一。
當時,"賴在厝地"就是一個主要的硫磺集中、包裝場,早期這裡的硫塊由挑夫利用半夜較涼時挑至金山出海,因此,當時的港口就稱為"磺港"一直至今,後來,因磺港的淤積且艋舺逐漸的繁榮,運送的路線改挑由擎天崗下士林從三腳渡以水路運到淡水輸出至大陸。
好大的一個廳,當時主要用來儲存磺塊,後來陽金公路打通了而硫磺業因石油可提煉硫磺因此此地採硫的產業就沒落了,"賴在"也搬出此地。
房舍最左側是廚房,右邊有門通外面,有炊食用的"灶",石砌牆上還留有兩個通風口。
這是所看過最大最圓的 石臼
離開"賴在厝地"過這條百二崁溪回至古道上,時間已中午我們打算到"憨丙厝地"用餐。
這裡就是"憨丙厝地",分有三個區塊,左邊的這間較大為主要建築,另兩間為較小間的房間,當年在屋後的考古挖掘中挖到了將近五個麻袋的陶瓷碎片...
這間是"憨丙厝地"的主要建物,當年,這裡攜來攘往的各路人客都由此經過,這是早期的“店仔”,也就是金包里大路旁的雜貨店,當時販賣草鞋、飯粥、糕餅、簡易器具等以服務過往旅客。目前,牆上掛有打石場作業的詳盡解說,作為打石場解說站。
目前,藉著這裡三座可供避雨的建物,可供我們這群人在此享用午餐及休息,雖然沒有美食及熱湯,但望著外頭淅漓漓的雨,我們已是夠幸福的了!
午餐過後,老師跟大家將下午的行程作一說明,我們將先到守磺營地後爬上大油坑再去打石場、山豬豐厝地、許顏橋下至八煙,考量到八煙前有一段崩塌地難行所以,我們可能就繞回原路由擎天崗回了。
下午行程說明後,老師問"這樣子夠嗎?如果不夠還可以再安排簡大師的營地、茶寮看看"從同學們的反應是"粉夠了"不必再加,因為,大雨不斷的下,幾乎9成的同學自膝蓋以下已濕到鞋底了。
離開"憨丙厝地"往後走上去,經過的一格看似廢棄了的養蜂場後,不久,我們從雨線中看見久已聞名的"守磺營地"的全貌了。
這守磺營地的石牆高約三米成L型,長二十餘米寬十米左右。
特別少見的是,石牆的轉角竟然會以弧形處理。
營地內一座的石製水池,當時引水的是以竹子剖半,串接而成做為導水管的,俗稱 水梘(讀ㄐㄧㄢˋ )。一些地名跟此都有關,例如"景美"的原名是"梘尾"就是水梘的尾端,而水梘頭就是新店那裡,所以,從古地名我們可以探討到當時的的環境狀況。
清朝官方曾派兵勇守硫,有一段期間這些兵勇是來自平埔族毛少翁社的番丁,這地底下都是乾隆年間的營舍遺址,上面的一層是道光年間的,但有些已被毀掉了,這一大片營地舊時稱為公館。
這裡應該做全面的開挖調查,可以做一個活的博物館讓人可以看到不同年代的地層遺址。
安杞夫婦正好站在劉益昌教授在此考古挖掘的TP1 2X4M平方遺址之上,當時,在這個位置挖掘到有許多瓷片、硬陶、木炭...等物品。
守磺營地石牆外牆邊緣的一根 德記礦界  石碑,日入台第三年,1897年大油坑的採磺權給了英商德記公司,並簽約99年,後來,石油提煉後的廢棄物二氧化硫取代了天然硫磺的供應,本來貴如金子的硫磺礦業逐走入夕陽,沒人開採了,一直到第二世界大戰武器需要硫磺所以全世界的硫磺又受到管制,價格一下又上來了,光復及韓戰時期,這裡的採磺業又開始活絡熱鬧了起來,直至韓戰過後,價格又跌落。
離開 守磺營地後經過一個滑不溜丟的爬坡及一大片的栗蕨區,我們往"大油坑"前行。
這裡就是陽明山的"大油坑"了,觸目所見沿前的景緻,呈現一片的灰...中間冒煙的是主要的噴氣口。
大油坑內,較大的噴氣孔有兩處,這是主噴口,這可是台灣最大的噴氣口的。

這是大油坑第二大的噴氣口,蒸氣可達攝氏120度,硫化氫氣體對人體有害,不宜太接近噴氣孔及在附近停留太久!噴口堆積的硫磺結晶柱很高,目測將近一公尺,黃色的部分就是硫磺結晶,可以直接取用不必再經提煉了。
台灣硫磺礦開採的歷史悠久,從元朝就有出產硫磺的紀錄,西班牙及荷蘭人來台時也有開採,文獻記載,明朝末年李自成叛亂所有的硫磺皆來自陽明山,故陽明山的硫磺是關係到對岸的的改朝換代。
武器的火藥需要用到硫磺,而清朝當時大陸是不產硫磺,因為有硫磺的地區,分別在雲南和東北,當時,這兩個地區都尚未在朝廷的管轄區域內,且地處偏遠,不如由泉州至陽明山採硫來得方便。台灣在清朝時期三年一小亂五年一大亂,朝廷為何要來管制此地的硫磺開採?設立守磺營地?即有其歷史的意義。
就在最大的噴氣口下,一堆被腐蝕的採硫器具,有模型、鐵管、鐵槽等,隨著歲月繼續腐蝕中。
老師本著探險家的精神,帶領大家要親近現場,做近距離的體驗,我們將走過那最大的噴氣口及那些採硫設備...
此區相當靠近火山爆裂口,其岩石因長年腐蝕而鬆軟,步步須小心,但整體來說是有驚無險的。
大油坑裡目前殘留著"德記洋行"撤退後所遺留下來的採硫器皿等器才,也成為大油坑整體風情的一項主要元素,目前,這有如廢墟一般的大油坑,配合著如地獄般的灰黑色的蠻荒峽谷景色,雄偉中又多了些人文史蹟的滄桑,此集人文、歷史、產業、地質景觀等教育的好場所,國家公園應好好將此資源提供給大眾,這是國家公園應扮演的角色不是嗎。
大油坑是陽明山最後才結束的採硫點,因為,硫磺可以用到中藥的練製上,雖然石油最後可以提煉出硫磺,但兩者在分子上左旋右旋上是有不同的,所以,吃方面用的硫磺仍需使用天然硫磺,因此,德記才一直在此地維持著硫磺的開採,但開採已不用高成本煮的方式,而是用所謂"火口採硫法"...
所謂的"火口採硫法";原是用石板(後來用鐵管)作成一長的隧道,接至自噴氣口將引氣到管內,氣體中的硫會隨著冷卻後在管壁形成"磺油",磺油形成液體後滴落於管內,再被導入大槽中,負責的工人一週來一次將槽桶內的磺油舀至模子的容器內,等硫磺冷卻後結成塊狀(一塊約40公斤),最後利用我們要走的這條"挑硫產道"運至陽金公路上。
回首來時路...
前方左側一座工寮,"德記"在此地硫磺的開採,直到當年的契約滿99年後的民國八十五年,礦權回歸台灣政府,採硫才正式畫下句點,成為歷史。
我們依著老師的步伐走在這條"挑硫產道"上,前段的路芒草長得比人高,到後段明顯開闊顯然是有人砍過草了。
中央研究院地球科學研究所的設備,應是地震觀測的設施,還在安裝中,所以,前段的草可望會被砍除吧,不過下次再來卻不知是何時了。
老師等最後同學的安全出步道後,也完成了這趟充滿知性與人文的戶外課,我們感謝他的細心安排讓我們不必辛苦往回走,雖然魚路古道許多景點,今天未能竟全程,但這也為下一次的魚路古道之行留下一個可能性,老師,辛苦了。
天佑大家!才走出步道,馬上就來了一班車,雖然票價感覺貴了些(計程),但是此時此刻,大家還是感謝有車坐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