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道深度旅遊
關於部落格
  • 334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ug.05'12萬里水生植物庇護所一日遊學

如預定時間9點,我們抵達萬里崁腳山區的"濕地植物庇護中心",今天,將由濕地班陳德鴻老師為我們介紹他所一手呵護的這個中心。大家在木寮內坐定後,老師開始,話說...
這地方叫做"溪底","溪底"的意思不是如字面'溪的底部",相反的其指的是溪的源頭,當年原住民稱老街那個聚落叫 Veso,而這流經的溪就叫做"瑪鋉溪"。

「池塘邊的榕樹上,"知了"在聲聲叫著夏天...」"童年"的回憶在陳老師的陳述中一一被叫醒了,由他的口中,串起先民在此開墾農耕等艱苦的生活點滴及早期生態環境的自然與和諧...
小時候與鄰居的小孩一起取香蕉樹的桿嬉水、用石頭丟鳥巢,頑皮的玩耍及看大人如何設剃刀陷阱抓"鱸鰻"、堂兄抓了一簍的無頭溪蝦、小孩失蹤魔神仔的...等等,精采的童年經歷吸引著我們....
民國74年也就是陽明山國家公園成立的前一年,核准了一家公司在目前風櫃嘴下方採礦(瓷土及玻璃砂礦),引用上游的水洗況後再排回溪中,使得瑪鋉溪的自然生態遭受了莫大的破壞,要不是當時連同本地居民的抗爭...至今,二十多年了,這條溪目前才慢慢的恢復了生機。
在木寮內進行了近兩小時的課後,老師適時的帶著我們作實地的介紹解說。
這一盆一盆的好處在於便於外借,展覽教學...

大花盆的積水裡,真的是青蛙下蛋,可不是吃的那種。陳老師說可能是"貢德氏赤蛙"的蛋,一旁已有孵化的小蝌蚪。

大花盆旁的"貢德氏赤蛙"

葉子圓圓的"圓葉節節菜 " 俗稱: 水豬母乳...

當圓葉節節菜在水中泡一段時間後葉子會變狹長形,為的是要適應不同的環境,葉子變成狹長後可減少水的阻力,所以,水生植物有其適應自然環境變化機制的。

"半邊蓮" 又稱 水仙花草...

半葉蓮特殊的花,只有半邊, 具藥效,有俗諺曰:有人識得半邊蓮,包管同得毒蛇眠。

"大葉穀精草"他的花要使用放大鏡看,花序圓筒狀上面的苞片頂端具有白色囊狀附屬物。

個體較小的"南投穀精草",像鳳梨頭吧。

這是從"雙連埤"救回來的"水社柳" 又名:"金柳"農曆春節期間開花,金色很討喜但是幾天後就會掉滿地,要清掃,曾數次外借,對台北地區算是"熟門熟路"了。由於一直在花盆內,所以,雖然移植到此已十多年仍長不大,陳老師說會兌現將牠移到池塘邊的諾言。

這是台灣特有種的水生植物,最早是日本人在日月潭"水社部落"採集,因該部落名而稱「水社柳」。
陳老師隨手從一旁的"柳葉水蓑衣"上取了一隻"孔雀蛺蝶"的""終齡幼蟲""放在左手拇指上。
"孔雀蛺蝶"的"幼蟲"寄主植物為:水丁草及爵床科之水蓑衣屬多種植物上,植物也會有抵制被吃的機制,其葉子會分泌生物鹼以避開"幼蟲"之蠶食,但,此蟲會以先咬斷葉柄阻絕生物鹼流入葉片的方式對應,照片上枯黑的部分就是葉柄被咬斷後而枯黑的部分,生物界的競爭之激烈由此可知。
老師的解說方式,不會讓同學只知道"名稱"而已,更要讓大家知道其相關的習性特徵甚至於前世今生...等,這種深入的解說方式使我們留下深刻印象。
"蓴菜" 橢圓形的葉子無裂痕。
"蓴菜"葉的幼嫩部位具膠質,類似果凍,當用手指去觸摸時可感覺得到,但,當手指離開後卻不會沾附在手指上,宜蘭有一道以此為特色的菜,稱之為 "蓴菜仔魚羹"。
陳老師讓我們先嘗其葉子的味道,同學有說像"肉桂"...原來是味道和'紫蘇"極為相似的"水紫蘇" ,僅葉形較小花朵為白色之不同。
水車前草長得跟車前草超像的,只是,前者為沉水性水生,後者生長於山野路旁。
"小果菱"成熟了的果實如左側黑色的,此時期其四支角上將具有倒鉤,以利該種子之傳播。
一個花盆內的水生植物有如一個世界...或能啟發讓人體會到所謂"一草一點露"、"一沙一世界"及"一花一天堂"的真諦。
根部的小水囊,可是具有捕捉水底小生物的"武器"。
細看根部的小水囊...只有讚嘆大自然的奇妙!
"風箱樹" 葉形似芭樂故俗稱"水芭樂",早期打鐵用的「風鼓」就是利用風箱樹的木材製作。
"穗花棋盤腳"又稱:水茄苳
穗花棋盤腳,左下角為花,中間成串的果。
"穗花棋盤腳" 在不斷的修剪枝葉下其底部樹幹將長的粗大,所以,被用來做為溪畔的水土保持用。
"尺蠖蟲" 看到了嗎?有十多公分長,這又是一個,第一次接觸。
指頭上的尺蠖蟲,擬態能力超強,盡管用手觸摸牠還是一動都不動。
過了一個中午,我們回頭看牠,挖ㄌㄟ...換了一個更完美的角度,讓人驚訝又佩服啊!
哇!密密一池的...
開著白色花的是"龍骨瓣莕菜"也是市面上買得到,俗稱的"水蓮",開黃色花的就是"台灣萍蓬草"。
午餐時間了,我們選擇到"瑪鋉溪"溪邊...
呂老師和陳老師的午餐進行式
秀媚 穿著溯溪鞋笑榮帶著"清涼意"
這位同學被檢舉,罪名是"欺負弱小"實際罪行為:以水潑"豆娘",被嚇止後的表情"如本照片" 一副(收手)無辜狀。
這可是咱們班的"寶",可不是!
看俊彥躺得多涼爽啊!
頑童"文全"裸露上半身漫步溪中,做個半自然人。陳老師說他有時在這裡,可是"全天然"的。
若不是陳老師的提醒,相信這群人會在此溪畔待到日落的。
度過了將近兩小時優閒的午餐休閒時光,陳老師帶我們沿產業道路往上走...
沿途介紹: 前方一座閩式傳統建築中稱為"一條龍"的建築,目前是由陳老師的二伯父負責維護,這也是陳老師小時候住的地方。
陳老師:土地荒廢或天災後土地裸露的"先驅植物"(先長出來的植物)為白背芒再來"白袍子"會取代白背芒,像前面(畫面中偏下那一片)一片的"白袍子"就是取代"白背芒"的實例。
碧惠同學發問,何謂"白袍子"?老師指著路旁的一株,那就是了。
"白袍子"又稱:"白背樹"只因葉背為白色...
"黃口攀蜥" 俗稱: 肚定(台語)。
上唇白色,口角後有白色的頷腺,"斯文豪氏赤蛙"會發出如同鳥叫般的「啾-」聲。
第一次看到這麼粗的"竹柏",文全同學雙手都還無法合抱。
這裡有另一條溪水相當清澈(看那左下角的水...)的溪由山上流下,庇護所梯田的水就是引自這條零汙染的小溪。
這一片目前栽種百香果的位置,小時候是屬於陳老師家族碾米廠的位置,一旁有座引取瑪鋉溪的水來推動水車碾米兼發電,當時,在此地區只有陳家有電,陳老師說這是多麼是多麼"ㄏㄧㄠˊ  ㄅㄞ"的事呢。
陳老師帶我們進入庇護所的梯田部分
陳老師拔了這植物的葉讓沒位同學嘗嘗看是什麼味道,一樣的情形大家只覺得好熟悉的味道卻說不出,"水薄荷"是也是什麼!如同早上的"水紫蘇"的體驗一般,大家又有著"頓悟"的感覺,這種體驗的教學真好!
"三白草"俗稱:水檳榔...
"苦草"捲狀的花柄長得很特殊,像電話線螺旋狀一樣,這樣子就可以隨著水位的高低調整花的位置,好將花開出水面,厲害。
"苦草" 有藥效,商人為了好價格,美化其名,稱之"小水藍"。
苦草完全沉在水裡面生長,具有走莖。
早上介紹了"小果菱"在此老師介紹另一品種葉背為紅色的"日本菱"
"鹵蕨" 生長於東部花蓮羅山及台東電光等泥火山地區及墾丁國家公園佳樂水海岸一帶。
孢子囊群,生長於葉片頂端的孢子葉(棕色葉子)上。
"水蕨" 嫩葉(畫面正中央)可食,此為矮株高度在10~20cm,另有一型較為高大肥厚,植株高達50cm而具有不定芽(孢子葉)的。
"虎頭蜂" 這次老師帶我們看見了兩個風巢,其中一個為先前北老師拆除而又築起已有20cm的巢,另一個在溪的對岸,有60~70cm大。
"長葉茅膏菜"是一種食蟲植物之一,細長葉子上的腺毛會分泌一種黏液,昆蟲被吸引黏附之後,腺毛上分泌的酵素會將蟲體的組織消化,然後把養分分解吸收。比起其他植物更能在營養貧瘠的 酸性沙質土壤或濕地生態環 境中生長。
食蟲植物之二: 一般我們看到的多為這種 "小毛氈苔 "
食蟲植物之"寬葉毛氈苔" 經陳老師5年的努力,在金門已有足量的復育了。截至目前為止,該棲地食蟲植物共有六種,分別是長葉茅膏菜、寬葉毛氈苔、長距挖耳草、斜果挖耳草、挖耳草及沈水的絲葉狸藻,不管是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或是水裡游的(含浮游生物..等),都難逃食蟲植物的捕食範圍。
難得一見的"虎皮蛙" ,大型粗壯的蛙類,最大可達15cm這支大概就也有15cm了。
結合藝術構圖、攝影美學及現代科技及最重要的一顆"心",陳老師充分掌握到植物的"零",也呈現了它們的"美"。
以人生的三階段的修練體悟: 看山(水)是山(水)、看山(水)不是山(水)、看山(水)還是山(水)來印證,無疑的,陳老師在濕地水生植物領域的層次已到達最高的次第了,感謝有這次的機會讓同學們能有他的親自解說,這種以深入淺出的方式讓每位參與的我們不只印象深刻,也為陳老師對環境及生態植物的復育等方面所呈現的熱忱與無畏的付出深深感動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