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道深度旅遊
關於部落格
  • 334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Jun.20'10陽明山寺院連線Part 2




位於鼎筆橋旁紗帽路3號的『寶山招待所』老師說:目前產權屬 寶山建設,原屬日據時代 山本義信所有,其因採礦而飛黃騰達,成為台北州議員。陽明山的後山公園最早即是由山本義信所闢建的私人別墅花園。台灣光復後,曾是故總統嚴家淦先生的官邸,日據時期山本義信姨太太以此處經營溫泉旅館,名為「雙葉莊」,同時此地亦為日本佛教徒靈修的場所,內還有四國八十八石佛No.68番石佛一尊;因當時國民黨未將其產權作變更因此,在後來與寶山的訴訟中國民黨敗訴,故此處仍屬寶山建設,但因此地屬國家公園規定不得私自變更建物,所以,至今以兩億賣..都乏人問津...



紗帽山 由此處看像一隻烏龜 所以,又叫龜山,龜山的頭向著 凱達格蘭族的聖山七星山







七星山 位於山頂右側的金字塔清晰可見









從鼎筆橋旁上到步道頂到了這福德宮 老師說:早期此處為十八份地區的公廨,當時祭祀的還是一塊擬神的石頭,我們在此打尖 稍事休息...









妙天宮 位於龍鳳谷內,老師特別帶到這裡是因為這宮內的牆面多採用由此地取得的石灰藻的化石,此見證了地殼上升與火山噴發的過程。推測早期龍鳳谷、硫磺谷一帶應屬大陸棚地區,仍是一片汪洋大海,才有今日沉積物為來自華南花崗岩區之五指山層白砂岩的堆積。
 





郁永河來台灣是有緣由的。1696那年,福州火藥庫發生火災,焚毀了火藥50萬斤,依當時規定,福州知府必需負責補齊差額。因為火藥所需的硫磺相當珍貴,但是福建並沒有產地,當時擔任「幕客(幕僚)」的郁永河便自願到台灣採硫。當年郁永河採礦處,約在今日的「大磺嘴」,也就是龍鳳谷與硫磺谷的區域。






在因緣俱足下老師帶著我們探訪他禪修的道場 曼陀寺,由於是禪修處平時是謝絕進入的...上次寺院連線就因為雨天而過門不入...














曼陀寺正殿內的玉佛 法相莊嚴而慈祥











離開曼陀寺,老師繼續帶我們走到了位於禪園下方的 - 法藏寺,此寺日治時代為新北投曹洞宗布教所,由妙吉法師等創立於1928年,寺內大雄寶殿分上下兩層,上層供奉著高數丈金身趺坐的本師釋迦牟尼佛。






這一站老師帶我們來到了北投的國軍818醫院,此處是1898年日本設立的軍醫院,全名為日軍衛戍醫院北投分院,1904日俄戰爭時的傷兵送來這裡泡溫泉修養。
目前雖然已經明定為古蹟,市府和國防部都沒拿錢出來修,任其頹廢破落實在...









針對歷史的重要遺址實在不該任其破落...









北投中和禪寺建於1930年代,位於北投奇岩路,進入禪寺由石階步道均有前方群石圍抱,七座大石不動如山屹立在此,為福山靈寺增添了幾分清幽與寧靜。縫隙中蜿蜒而上,右側的靈骨塔為台灣少見的喇嘛塔,庭院中的地藏王亭所供奉的地藏王立像是充滿日本風味的金身造型,過了寶珠殿就是供奉釋迦牟尼佛的大殿




 


位於中和禪寺左側的
曹洞宗聯絡模較靈光塔蓮座,顯示此處曾為曹洞宗重要的道場。










位於中和禪寺後山的章嘉活佛的舍利塔,章嘉活佛與達賴、班禪、哲布尊丹巴並稱為藏傳佛教的四大活佛,都是以投胎轉世方式,代代相傳。這座舍利塔供奉的是第十九世的章嘉活佛,其生於1890年,民國三十八年1949年來台,民國四十六年1957)圓寂。老師帶大家繞塔7周...





巨岩壁有一鑿出的神龕。其下方有一長方形壁上刻有捐獻者都是日本人名,這座神龕的立碑年代是1910年明治四十三年,當時供奉弘法大師。
弘法大師就是知名的空海和尚,他曾於西元九世紀初前往當時中國的唐朝取經,後來發明片假名文字,對於日本宗教及文化具有深遠影響。空海和尚圓寂後,日天皇為表彰其貢獻,尊其為『弘法大師』。





日據時代此神龕原供奉 弘法大師,目前信徒發心再加上大日如來一同奉祀。











此弘法大師紀念碑就位於本區的右後方,紀念碑上寫著娟秀的漢字及日文草書,以下引用Tony的人文自然遊記中所提:山友刺鳥兄所提供的翻譯,這是一首和歌(短歌),字意如下:

遠望只見鄉里的草木和花,
大師之山光輝閃耀。】







另於側後方另有一神龕內供奉不動明王,其下方亦刻有當時日人捐獻者姓名,年代為1926年大正十五年。










近百年前的日本人,在這巨岩嶙峋的林間,用石塊堆砌駁坎,整理出上下兩層的平臺,在巨岩壁面鑿出神龕,奉祀弘法大師及不動明王。駁坎經歷歲月風霜依舊堅固。上下平臺之間的兩側石階仍完好如昔。惟石階下近百年前的日本人,在這巨岩嶙峋的林間,用石塊堆砌駁坎,整理出上下兩層的平臺,在巨岩壁面鑿出神龕,以祀奉弘法大師及不動明王。駁坎經歷近歲月風霜依舊堅固。上下平臺之間的兩側石階仍完好如昔。惟石階下的平台上散落著刻著『奉獻』的石柱及石座讓人再一次感嘆對歷史遺蹟的維護保存問題的遺憾...




離開此弘法大師及不動明王的石龕,我們由其正面的小徑而下,由此也結束本次的陽明山寺院巡禮。

感謝 呂老師整日的辛苦,安排及解說這趟寺院之旅,讓我們行囊滿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