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道深度旅遊
關於部落格
  • 3343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Jun.24'16雙連埤福山行

 

從台北士林捷運出發,約二小時,抵達宜蘭員山鄉的"雙連埤環境教育生態中心"外,我們一行9部車就停的馬路旁。

"雙連埤環境教育生態中心"就由此進入40m的左側。


門口"雙連分校"顯示這裡曾經是一所學校也是此地居民的活動中心。


農委會在八十四年撥出兩百萬元的經費,將廢校的大湖國小雙連埤分班,改建為自然生態教育中心。

這是"生態教室"的隔壁"野夫炊煙",是宜蘭地區流行ㄉ無菜單料理餐廳之一,盡管這次沒能安排在此用餐,卻也給個印象讓有心再來的同學囉。

生態教室為我們安排了兩梯解說以避免壅擠,這位是第一梯次的解說老師,就由此地的故事說起....雙連埤生態教室據文獻記載,此地於日治末期民國三十幾年時就設有以茅草搭的學校,民國四十多年國民政府時期,此學校屬山下大湖國民小學的雙連分校,民國74年沒有小朋友入學到民國8年廢校後於84年活化成生態教室。

這照片是曾經的劇照,門口"雙連分校"至今仍保留著,這裡曾被借景拍過數部電影有"看海的日子"、"稻草人、魯冰花及總舖師等。

雙連埤的名稱"雙連"表示曾經有兩個埤,但埤的意思?經說明原來用來做灌溉功能的水塘稱之"埤,"此地古早是一個堰塞湖,由這裡發現過兩千多年的花粉來推算,其年代在五千至兩千年之間,後來潰堤留下兩個湖,而現在就剩一個目前所看到的。

青蔥園+翠綠的樹林,讓人賞心悅目心曠神怡的美景啊!

路旁掛網的這隻,俗名是"紅化人面蜘蛛"、斑絡新婦,這是雌性,雄性的蜘蛛體型一般都較小(以動物來說雄性體型似乎較大,如人、獅子、大象...)。

目前雙連埤夏天種南瓜、冬瓜等瓜果類,照片中種的正是冬瓜,冬天種高麗菜、刈菜等,由於雙連埤四周的地多屬於私人的地,所以路是由當地人決定的,因此我們將走這段的田埂路。

這裡的蔥是近年才開始栽種,雙連埤早先種水稻,當地人說因為交通不便收割好的稻米要扛出去,又因為此地氣候較冷,秧苗還得在山下種...很辛苦,所以就不種稻米。

這裡有一片蓮霧園,以前這裡的居民曾經想種些果樹宜蘭金桔..等,但現在都不種了問了他們都說"無效",因種起來都不好吃,所以果樹都遭廢棄了。

現在蓮霧正開花,如果下次來果實成熟大家可以摘來吃,但,要比蟲先搶到,不然蟲吃過的恐怕也不敢吃了。

雙連埤此地的紅鳳菜是相當有特色好吃有名的,據說一般平地種的紅鳳菜夏天因為太熱較老,可是在這裡卻一樣的好吃,而之前其種植的區域甚至比現在要大要多。

這裡的紅鳳菜長得較其他地方明顯要高很多,而且葉片看起來還真是粉嫩的。

雙連埤原有大小兩潭的湖水,原住民叫它姐妹湖,原是泰雅族人的重要獵場,山羌、水鹿等動物常至湖畔飲水。從日治時期測繪的地圖可知,較大的湖位於東側,當地人稱上埤,西側的湖較小,稱下埤。枯水期時,埤塘中分為二,豐水期時,溢合為一,故名雙連埤。

這一片紅鳳菜園的區域,屬於雙連埤的"下埤",日治時期居民開鑿溝渠將下埤湖水排空,因此"下埤"漸漸陸化演變成目前的一大片的菜園,而我們目前所站這條路的位置是兩埤之間地勢最高的位置。

這條流著清澈溪水的小溪,水是源自山上的雨水,溪中還有溪哥等魚類喔。

僅隔個馬路,這有一條流著不甚乾淨水的圳溝,這是當年為了取水灌溉由人工所開鑿長5公里的一條水圳,目前的上埤是以水的流向來說,而以地勢來說目前下埤是高於上埤的,較古早之前對上下埤的稱謂與目前是相反的。

當時水圳的開鑿路線考慮,一因灌溉需要外,另由此通往"粗坑溪"距離較短,故逆勢將鑿圳將水往地勢較高的上埤(當時稱呼)方向送,才使得這區域也能成為種植的田地,因為這樣當時上埤的水也被放乾而成為可供使用的區域。

路的尾端有一座"萬善堂",這裡埋藏著開墾時挖到的無主骨骸,也埋藏著雙連埤的歷史。2001年在萬善堂附近發掘出一支「石斧」,鑑定距今約有2500年,雙連埤可能是古蘭陽的文明發祥地之一。清領時期,絕少漢人上山,只在山下設隘,防原住民出草。即使到現在,員山鄉大湖村這段台7甲線的路名還是「隘界路」。

日治時期,日本人來此承租雙連埤一百甲土地進行開發,因本地屬原住民傳統獵場,擅入者常遭出草殺害,故此地要雇人不易,因此改召募桃、竹、苗地區的客家族群進駐開墾,當時受原住民出草受害者,萬善堂就了當時亡者集中埋葬的地方。

依當時日本的「台北州理番誌」記載:明治41年(1908)9月23日,在距雙連埤開墾地北約300公尺鞍部下方道路上,有農民男5名女1名被馘首。

依據雙連埤日治期開墾事務所主任"中村一角",及一行人當中倖免於難的一婦人所說:「該日遇難的一行人共7名,從大湖庄要前往雙連埤的途中,被12、3名埋伏的出草蕃狙擊…,一名婦人走在最後面,一聽到槍聲,驚慌之餘立刻跑下斜坡,因而倖免於難。」另有一些來此的"羅漢腳"過世也都葬於此處。

到目前為止,這萬善堂仍是本地居民的祭祀中心,每年7月普渡的大節日,殺豬公作為祭品是一定的習俗,照片中的木架就是所使用的"豬公架",據陳德鴻老師說這已有百年的歷史囉。

這一片高聳的柳杉林是在國民政府時期砍伐後,林務局鼓勵公私有造林期間所種植的,由於種植密度太高所以長的粗細差異相當大,在這區域的林地多屬於私人所有,盡管如此,這地面上的樹木要砍伐可是需要經過申請核准的ㄛ。

1932年(日治時期),台灣山岳會宜蘭支部的一個44名登山團體,留下一段有關雙連埤的登山記錄:「雙連埤 海拔1160尺,與水社(今日月潭 )相像,四周為山,東南方有大水池,10年前原有兩個水池,如今一個已被埋,池面積約16甲,耕地面積67甲,56戶人家,是313人的寒村」。

該紀錄中還提到:「雙連埤的自然景觀優美,俄然有北歐風情的錯覺,農夫在田畦上放置滾筒形狀稻草梗,將稻草鋪排後再種上蔥苗,相較嘉南平原,宜蘭蔥特別粉嫩高大,或許水質與土壤得天獨厚吧」。所以,這裡的蔥早在日本時期就很有名氣的了。

從水圳裡水流動的情況可知雙連埤的水是活的,但是,雖然生態不錯其水質卻是不好的,宜蘭人喝雪山的水這裡可也是雪山的範圍的,所以,雙連埤要被保護不讓它觀光化的原因,另外,台北人也要知道流到"粗坑溪"後那裡的水被取用裝罐成礦泉水...這位置當時上面還蓋了間廁所呢!

我們由萬善堂往前行,進入泥石路面的環湖道路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古樸的石頭古厝。這是一棟近百年的古厝,屬於本地前四大家族的鄒姓所有,其他三姓分別為高、羅、吳,這是雙連埤現存最古老的建築,古樸的外觀也曾吸引許多電影與廣告來此取景,例如: 淺田涼喉糖廣告中清純的女孩就是在此石頭屋前躲雨。

鄒家古厝旁並立了這棟三層樓的洋房,當然也是屬鄒家所有,根據戶籍資料記載,1910年,"楊梅三湖"的鄒姓客家人士已來到本地墾植,據本地羅姓耆老的口述也指出,最早進入開墾的是鄒姓人家。而本古厝主人鄒家第三代鄒運城表示,鄒家世居楊梅,祖父因為愛賭博及愛抽鴉片,土地變賣一空,只好離鄉背井,輾轉才來到此地開墾。

由於要避免每年颱風的破壞,本建物正面的每一層每一間都設有鐵捲門,這種防颱的設施在台灣的東部是相當普遍的,如果是蓋瓦片的屋子在屋瓦最後一排的位置會再押祝以防颱風吹襲掀起。

再細看鄒家這古厝的牆面,可分上下兩層,上層是所謂的"土角牆",下層則是石砌的,還有紅磚的部分,顯示這古厝已歷經數代的改建了,其最早的房子已拆掉了。

土壁已明顯風化了,這間古厝因此當然已不用於居住,而是謹具緬懷先人的意義了。


由"越瓜"醃製曬乾後稱為"菴瓜"(現場可聞到香氣),長得有點像大黃瓜但這"越瓜"皮較厚,被稱為越瓜是因為其原產於浙江而浙江是越國的所在地而得名,雖然也可以用來煮食,但多數是以醃製食用較多的。記得小時侯這帶鹹味的菴瓜都會切片炒五香豆干,十分下飯的,帶便當有這道菜更速配ㄚ。
鄒家古厝前一座水閘門,這是雙連埤對外的唯一出水口,目前已不具任何功能了,除了以沒閘門已全外牆上還有著破洞。

民國76年,來自台北的建築商人以七百多萬買下雙連埤所有權,這片荒野才出現了危機,82年新購主人進行埤塘整地,雙連埤生態浩劫開始,為了變更使用地目,地主曾拆水門欲放乾埤水,卻因埤水係來自其內部的湧泉無法放乾水而作罷,2001年,地主再度整理湖域,除了清除了區內如野菱、蓴菜、水色柳、、等等重要種外,更放養了大批草魚等魚種,雙連埤成了養殖場。

由於保育團體積極抗爭,地方政府與地主數度對薄公堂,最後終於在2003年,由農委會立法保護,並由宜縣政府撥款以5千多萬徵收,雙連埤濕地得以保存。

這是在雙連埤被地主整治前的檔案照片多麼美麗的環境,看看目前的水面為一片水光,此照片讓人看了難免嗟乎嘆息了!
雙連埤湖面一景。


雙連埤是保護區,這艘船是縣府調查用的,船旁邊水面上長長的一片是"野菱",

雙連埤環湖道路是泥石路面,但路面還算平整,大部分路段都有綠蔭,是休閒散步的理想路線。
由水柵門再往前行有這一座石厝,這是鄒家主人鄒運城蓋給妹妹與妹婿住的房子,目前無人居住,目前整個鄒家,晚上在這裡過夜的已不超過5人,這間仍由鄒家維護著。

雙連埤前四大姓四姓間都有親戚關係,早期開墾艱辛,外地人都不願女兒嫁入山裡吃苦,因此嫁娶都以附近鄰居為主,所以變成目前大四姓人家都是親戚。目前居住在雙連埤的居民多是第三代的老年人,第四代多已搬離,目前以高家留住此地的人數算最多的。

這裡除了廣告、電影的拍攝外,之前民視八點檔"春花夢露"亦曾在此取景,照片中的木窗是當時重新裝設上漆過的,這石頭厝具五十多年的歷史了。

這屋角的竹枝可不是偶然存在的,依解說老師提,這是為了防止鳥類在此築巢,因為鳥在此築巢後將吸引蛇前來覓食,進而入了屋內,這措施可是先民的智慧ㄛ。

這是( 金蛛科/金蛛屬 )ㄉ"中型金蛛",另一名稱是"蟲蝕痕金蛛",雌蛛體長13 -17mm 、雄5 -6mm ,一般蜘蛛雌性的體型多遠大於雄性ㄉ,常見於低矮的草叢或牆角結圓形的網,習慣停駐於網ㄉ中心。

前後步足張開合併呈4條,網上常結有"隱帶","若蛛"的隱帶變化較複雜,一般呈"鋸齒狀"、"圓型"、"X型"。這蜘蛛較懶沒結"隱帶"(隱帶是明顯ㄉ蜘蛛絲呈白色),其作用有一說是可防止飛鳥穿過使網面遭破壞。

所謂的"若蛛",就要說到蜘蛛的年齡是如何分的,其可分為幼蛛期、若蛛期和成蛛期三個階段,而判斷蜘蛛為哪個時期的標準是脫了幾次殼(問題是我問牠牠也不會告訴我牠脫過幾次殼ㄚ)幼蛛階段皆在卵囊內,從卵囊出來后稱為若蛛,成熟后稱為成蛛,幼蛛在卵囊內,需經歷破殼(前幼蛛)及一至二次的脫殼,才會從卵囊內出來,出來后稱為一齡若蛛,再脫一次殼,稱為二齡若蛛,以此類推,在成體的前一個階段稱為半成體。

特徵: 頭胸部具銀白色長毛,腹背黃色略呈五角形,背上有黑色的橫紋帶,中間及腹末的橫帶較寬,底色橙紅色內有黑、白的斑紋排列本種又稱"蟲蝕痕金蛛",腹部型態接近「五角型」,與近似的長圓金蛛「長而橢圓」不同。

常見於低矮的草叢或牆角結圓形的網,習慣停駐圓心,普遍分布於低中烸拔山區,成蛛遇到騷擾會落至地面裝死,習性敏感。

 
這石頭房子鄒家雖然沒在住,卻也不賣只是偶而租借給拍片的人,據屋主說他兒子退伍後準備要回來住的。

石頭厝旁這柳杉林下,以前這一片地曾租給外地人種山蘇,後來因收成不好而放棄,因其嫩葉除了人愛吃外還有很多動物也愛吃,山羌外還有蝸牛也愛吃。

地上這包裝袋上標示"毒蝸死",就知道當時的山蘇種植者是如何在處理"蝸害",未了"蝸害"還特別研發及命名這個這麼直接的"毒蝸死"。

20世紀初,日本植物學者在日月潭水社附近發現水社柳,並以水社命名,水社柳是木本植物,生長高度可達23公尺,樹木為雌雄異株,每年3月開花繁衍。最早發現水社柳的日月潭,隨著觀光產業的高度開發,水社柳日漸稀少,雙連埤反而成為重要的棲地,但是在雙連埤面臨農業行為的干擾後,水社柳也面臨瀕危的危機。

為了搶救"水社柳",由荒野保護協會的邱錦和、陳德鴻老師,帶領志工進行復育,經過六年後,已可看見成片的林相,可謂是保育有成了。

水社柳是台灣特有種,雌雄異株,雄株的花呈金色故稱為"金柳",雌株的花為綠色,花期在二月,若不是花期是很難分辨其雌雄的。

水社柳生長於水岸邊,多被做為護岸植物,種在堤防、溝渠、湖泊岸邊,後來護岸多改用水泥建物,因此水社柳就被忽視進而瀕臨絕種,很多地方都沒有了也因此而稀奇了起來。

雙連埤除了石頭古厝外,山光水色也是婚紗取景絕佳的點。

雙連埤出名的也是最珍貴的地形"浮島",所謂的浮島是由沈水植物其根莖累積而成的「草毯」,浮島上草木盤根,腐植土厚達三台尺。但草澤生長的的根系無法定著到湖底部,故每當水位上升時,在強風的吹動下浮島便會飄移,颱風期間尤其明顯,這裡是臺灣碩果僅存的天然浮島。

從不同年度的空照圖可以看出浮島在大風的環境下,其漂流位置的變化,以前有兩大塊,現在有三塊有非常不浪漫的名字,稱之為A島、B島、C島,倒不如命名"雙雙、連連、埤埤。

雙連埤的深度雖然只有兩公尺,但其底部的軟泥卻相當深,竹竿三四公尺都撐不到底,因此不要隨便下去以免身陷泥沼(有種下去的危險)。

本地除了種紅鳳菜、蔥外,薑野也是主要作物之一,薑須種在排水好的坡地而且據說此地一年才種一次,然後須休耕7~9年才能再種的。

靠近水邊我們可以看見許多多西在飛,雙連埤水生植物多水系昆蟲也就跟著多,水系昆蟲中蜻蜓是蠻大的一個類群,經調查雙連埤周邊蜻蜓的種類就有六十多種,占全台蜻蜓一百五十多種的三分之一強。

台灣的宜蘭有全世界最小的蜻蜓"小紅蜻蜓"體長僅約1.7到1.8公分,小紅蜻蜓僅分佈於台灣及日本,牠的棲息地離此約4公里,屬於山區高度(800M)的封閉性靜水域,該山中湖已是個演替末期的埤塘,估計將在幾年後乾涸或許小紅蜻蜓屆時也將隨之在台灣走入歷史。雙連埤則有台灣第二小的蜻蜓"漆黑蜻蜓"其體型在2.2~2.3公分。

專業...

野菱的葉背呈紫紅色,老的葉子會由綠變紅,所以說野菱葉子顏色的變化讓它看來就像花般了。

謝謝呂老師本次的活動安排,雙連埤畔全員大合照。

蛇蛻(ㄊㄨㄟˋ)簡單的說,就是蛇脫下來的鱗片舊皮。蛇會隨著成長蛻下舊皮,蛻皮通常由頭部吻端開始,再逐步摩擦將全身的舊鱗皮蛻下,根據研究,蛇蛻皮的頻率一年進行6次,但也隨著蛇的生長速率與生理狀況而有所不同,年輕健康的蛇成長較為快速,蛻皮頻率也就比較高。

「蛇蛻」屬於是一種中藥材,具藥用價值的。

進行了將近兩小時的解說活動,我們回往教育基地,準備午餐囉。

回至教育基地解說老師利用午餐前,就其庭院內生態池中的較特殊的水生植物及蛙類,向我們作介紹。

首先,介紹"蓴菜"其又名「水葵」,如圖為浮葉性水生植物深綠色橢圓形葉子,長約6至10公分,浮生在水面或潛在水中,嫩莖和葉背有膠狀透明物質,開暗紅色小花。

蓴菜的"嫩葉"可供食用,蓴菜本身沒有味道,勝在那透明膠質所具有的圓融口感。中國的江蘇太湖、浙江蕭山湖和杭州西湖皆有蓴菜生長,台灣目前僅有此地有,當然,物以稀為貴,據說日治時期,曾以『台灣蓴菜』供日本天皇品嘗

蓴菜在台灣幾已絕跡,過去多產於日月潭,透明膠質在《本草綱目》上記載著,蓴菜具有腸胃方面之保健效果。在《詩經·魯頌》及《世說新語》也記載有有關蓴璨的詩句,也有「千里蓴羹」的名言;曾經由科展奪首獎松山工農陳暉凱研究,有抗癌美容的功能效果,其嫩葉可供食用,採鮮葉搗爛,敷治疔瘡有奇效。

蓴菜是專業的名稱,在地的高先生說他從小就常吃這東西,他們都稱這為"水凍",加黑糖水下去冰吃涼的,雙連埤因後來新地主放草魚養殖,結果都被魚吃光光了。

這裡有兩種不同品種的菱,葉較大背呈紫色的是"野菱",葉子較小的是"小果菱",相對的它結的果實"菱角"也較小 ,它在世界的分佈大都在東南亞地區,台灣分佈相當局限,僅雙連埤有分佈,目前復育中。

野菱為一年生草本植物其果實"菱角"有兩個銳角,與市面所售的菱角體型顏色有大大的不同。

這水面上漂浮的植物,它不紅讓大家都不認識它了,這是"滿江紅"它有兩種,一種是排列較分開的另一種是排成像三角型的,分別是滿江紅及日本滿江紅,而它可是屬於蕨類植物ㄛ。

野菱的花。

另一個生態池...

池子裡滿是蝌蚪。

在雙連埤整個區域裡,可以看到的蛙類大概有二十幾種,目前看到的是"腹斑蛙",牠的叫聲是"ㄍㄟ、ㄍㄟ、ㄍㄟ"。

身體肥胖胖喔。

"白頷樹蛙"的蝌蚪吻端上方有一顆白色斑點,現在已改稱之為"布氏樹蛙",成體前、後肢都有吸盤。


午餐時光!

感謝這位年輕的解說老師給我們 對雙連埤的人文生態有了相當的了解。

吃完"吃飯皇帝大的便當"午餐,老師帶大家往下一站"福山植物園"前行。

車抵福山植物園的管制站,核對完相關文件後開始進入福山植物園區了。

福山植物園內特有的交通標誌。

園內途經橋下這一條就是"粗坑溪",水潔淨的沒話說,誰知再往下將有"雙連埤"的水匯入本溪。

多麼潔淨的溪水...




從管制站到此車行10分鐘,我們到了植物園內的"自然中心",依排定的研習課程,在這裡將由福山將師將為我們進行"福山植物園區水生及溪流生態調查"的課程。


首日行程內容如上,其後之福山植物園活動內容,精彩自不在話下囉。

參考資料:
TEIA環境資訊中心
我們的島
公民新聞
青蛙學堂
嘎嘎昆蟲網
台灣蜘蛛(陳仁傑醫師著)
Eric的單車日記
中草藥大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